《大明王朝1566》:嘉靖皇帝逃离紫禁城

导语

嘉靖皇帝的这座新城来说,“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出去”,是否也适用呢?永寿宫在今国图文津馆向南的位置,内阁票本处在左掖门东,西苑当值的阁臣,少不了一番奔波之苦。

U020170418227395381983.jpg
《大明王朝1566》:嘉靖皇帝逃离紫禁城

 

  陈宝国饰演嘉靖皇帝

  说起《大明王朝1566》中一众演技派男神的表演,真是个个都有绝活,个个都有神来之笔,但要说我的最爱,那还得是陈宝国老师演的嘉靖皇帝。剧中几件青衣袍服被他穿得比龙袍还威严,时不时展开双臂在殿内回旋几圈,还真像只孤独的鹤。太监黄锦给他洗脚,说替主子委屈,扬州、苏州、杭州这些好地方,主子竟然一处都没去过。陈宝国老师本来仰着头正享受着扬式搓脚,听了这话,脸还是仰着没动,但眼睑微合,睫毛盖了下来,喉结艰难地动了一下,似乎把一个哽咽给生生地吞了回去。这瞬间的表情包含的情感确实复杂,谁说生在帝王家好呢?

  钱锺书先生的《围城》,用了“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的隐喻,隐喻人生无处不在的困境。但对权力巅峰的紫禁城,这个隐喻也适用吗?嘉靖皇帝从湖北安陆藩邸进入皇城,完全出于一种命运的不可知,对这个权力中心来说,他还是一个“外来者”。但嘉靖帝用不一般的固执与强硬,与大臣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对峙。持续三年之久的大礼议,更让大臣付出血的代价,宣告了皇帝的胜利。嘉靖二十年的宫变,算是嘉靖帝个人生活的大失败,此后,他搬入西苑居住,不再踏入大内,也不再上朝。但这个意外,对嘉靖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那就是逃离紫禁城,成为SOHO一族的好机会。

 

  金鳌玉蝀桥

  试看嘉靖帝在西苑的一系列土木工程,大概可见端倪。西苑的范围,包括了今天中南海、北海公园、国图文津馆这些地方,金鳌玉蝀桥也在其中。既有林木荫蓊之美,又有烟波浩渺之胜,较之紫禁城,无疑显得辽阔而自由,是游猎、骑射的好场所,宣宗、英宗、宪宗、武宗,都喜欢去西苑骑射。但嘉靖皇帝对西苑的兴趣,却是不断地营建宫殿。从嘉靖十年至嘉靖二十年,西苑内陆续兴建的有永寿宫、无逸殿、清馥殿、清虚殿等殿,豳风亭、宝月亭、翠芳亭等亭,又有海神祠、雷坛、雷宫等祠坛(参考单士元先生《明代建筑大事年表》《明北京宫苑图考》)。这些建筑群,从功能上说,覆盖了办公、生活、祠祝、游览等各方面的需要,似乎可以说,嘉靖皇帝一直做着逃离紫禁城的梦想。

  嘉靖帝迁入了西苑的永寿宫,随之,又兴建了大高玄殿、大光明殿、玉熙宫、神应轩等宫殿、亭台。在紫禁城外,嘉靖皇帝为自己建造了另一座城,在这座城里,他相对自由了。不可小瞧西苑与紫禁城的一步之遥,这意味着内阁与皇帝、内阁与群臣、皇帝与群臣诸种关系的变更,以及实际政治运作上的不同。对皇帝来说,首先是不用上朝,作息时间可以自己定了,也不用见那些争论个没完的廷臣;经筵日讲,高头讲章也可撇过一边;嫔妃、儿子这些人,只剩下了责任与厌倦,从此也可以不见。最重要的,在这座他自己作主的新城里,可以一意斋醮、玄修,如果在大内,不知有多少祖制、规训在等着,可能永远不得清静。

 

  入城的代价(粗略示意图)

  对嘉靖皇帝的这座新城来说,“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出去”,是否也适用呢?永寿宫在今国图文津馆向南的位置,内阁票本处在左掖门东,西苑当值的阁臣,少不了一番奔波之苦。比如严讷,兼着吏部尚书的职,每天要先去处理部事,再骑马去往西苑当值,晚上又要撰写青词,“小心谨畏,至成疾久不愈”(《明史》),入城的代价是用健康来换。

  又比如另一位首辅夏言,嘉靖帝下令当值官员只许乘马,但夏言偏要乘一座小腰舆(简易轿子),这引起嘉靖的不快,要知道,严嵩也是八十之后,才得到乘轿的优待。进入西苑斋宫当值,不仅要头戴花环,还要换上轻便柔软的皮帛鞋子,以便祷告跪拜。但夏言认为这不符合臣子的装束,不愿换。城内的人想出去,说的就是这种无法改变自己,又不愿妥协吧。但这等于违反了约定,也失去了入城的意义,夏言因此被严嵩排挤下去,并被愤怒的嘉靖皇帝下令诛杀了。

  另一个从城内逃走的人是高拱。他是因为还没有子嗣,又要在西苑当值,所以就在附近租了房子,将一名妾侍接了住在里面,当值的日子,也可以时时抽空回趟家。他的入城,是在与徐阶关系融洽时,由徐阶引进的,但由于他性格耿直,这耿直有时不免转为鲁莽和愚戆,以致后来与徐阶不能相容。隆庆皇帝登基后,立刻有徐阶的同乡给事中胡应嘉上告,说在嘉靖帝病重时,高拱立刻卷起值班用品,以及本不属于他的一些物品,逃离了西苑值班室。对一位内阁高级成员,这样的描述简直令人难堪与难以置信,但奏疏具在,也为《明史》所采信,真是入城难,出城也难。

  在这座城内,以非凡的意志坚持下来的,只有严嵩与徐阶。严嵩算得上是最精勤的一位,据说他所住西苑值班处为板房,甚是简陋,连续多天当值也不回家更衣沐浴,简直比下乡调研的县干部还要艰苦。加之他的青词也写得好,嘉靖皇帝多年来对他非常满意,下令在他的值班处种植花木,又赐御膳、法酒,尽力改善他的环境与伙食。但他并没有在这座城里笑到最后,因为在外面的权力寻租太过了,终究超过了皇帝所能容忍的底线。这算是一位被驱逐出城的昔日猛将。

 

  国图文津楼(Flickr:Dennis)

  这么看来,徐阶才是最终的坚持者,用坚忍的意志与稍高于众人一筹的谋略,做到了与这座城相始终。嘉靖四十年,永寿宫被火烧毁,嘉靖帝移入玉熙宫居住。玉熙宫的位置正在今日国图文津馆的位置上,所以童鞋们去看书时,可以在庭院中听松风稷稷,顺带感受一下嘉靖皇帝昔日道场的仙灵之气。徐阶还是最能洞察皇帝内心的一位,他提出可以在建造三殿所用的木材中,取其较小者用来重修永寿宫。这个提议既得皇帝欢心,又不致在廷臣中引起大的争议,并且由徐阶的儿子——工部主事徐璠亲自督造,工期非常紧凑,用了不到半年就完工了。而严嵩对这次宫殿的火灾,并没有什么表示,觉得玉熙宫等处也可将就,不必再重修。这一对比,据说直接促使嘉靖帝下决心弃去严嵩。这在心理上完全可以理解,在一位苦心经营的城主看来,严嵩竟然对这座城池的兴废无动于衷,他过去的勤劳怎么都像假的;而徐阶则像一位真正的城中人,对城内的损毁,他像主人一样急于重新修葺,不畏压力与艰苦,一草一木,俱有深情,此之谓也!孰高孰下,也一目了然了。亦可见,攻城容易,守城难,算是严嵩与徐阶之间的胜败之分吧。

  但嘉靖皇帝一殡天,这些修了又修的宫殿,就被隆庆皇帝陆续拆了个精光,城池重归荒寂,所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则又是后话。可见这座城,不过是权力更集中的紫禁城罢了,束缚难熬不见得少,也难怪城中人屡屡逃亡。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0

留言

推荐文章
U020161110385938789034.jpg
“无茶不交” 茶成待客必需品系赵匡胤推动

茶始盛于唐,至宋影响力达到顶峰,不仅成待客“必需品”,更发展成一种博大精深的文化。清朝以后,茶饮取代了甘草药汤,送客时,端起茶杯就行。

U020170420486245110243.jpg
电视剧中惊艳的女侠 女鬼 女仙 你最喜欢哪个

很多女星她们的现代装并没有多么惊艳,但是她们所扮演的女仙、女鬼、女侠却能让我们眼前一亮。今天就来盘点一下这些特殊的美女造型吧!《天外飞仙》中韩雪饰演的狐妖香...

U020170420485128636249.jpg
你理解《大话西游》片尾那句“他好像一条狗”吗

你理解《大话西游》片尾那句“他好像一条狗”吗?感谢作者为豆瓣贡献优质原创内容。

盘点:春山谷雨前 十首诗词沁润心脾

谷雨时节品新茶,天气晴朗无风,看院子里的亭亭翠竹,兴致盎然,在新茶缭绕的香气中,画几笔山水竹枝。

往期回顾
W020160203203933284607.jpg
《到民间去》:一份中国现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

上世纪初的中国现代知识分子认为,问题的症结在中国根深蒂固的文化观念中,故要改革社会政治,就先要改革文化中的这些不利因素。国家的命运再也不能被儒家的“上层文化...

三十年后《午夜之子》来中国

这本被誉为魔幻现实主义杰作,是鲁西迪打造的一部以文学方式叙述的印度现代史,

U020170418229900684002.jpg
那些不被我们熟悉的俄罗斯白银时代作家

提到俄罗斯文学,许多中国读者往往想到的是下面这一串名字: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契诃夫、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帕斯捷尔纳克、巴别尔等,但对于布尔加科夫、...

U020170418227395381983.jpg
《大明王朝1566》:嘉靖皇帝逃离紫禁城

说起《大明王朝1566》中一众演技派男神的表演,真是个个都有绝活,个个都有神来之笔,但要说我的最爱,那还得是陈宝国老师演的嘉靖皇帝。

文史新说
image001.jpg
蒙古铁骑六践夏土 奇兵利器保卫家园

蒙古国建立之初,成吉思汗就雄心壮志,要用军事手段攻灭蒙古周围的金、西夏和西辽,一统天下。他制定了长远的战争规划,第一步成吉思汗便将军事打击的矛头对准了西夏,...

大清第一心机Boy雍正帝: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在历史的长河中回望清史,拨开所谓“康乾盛世”光艳外表,才发现这不过是封建社会的回光返照,这古代封建王朝的最后一个盛世依附艳粉雕饰的繁荣并不值得大大惊叹,反观...

吃香喝辣的古代丐帮CEO

丐帮作为金庸小说中的重要帮派,被称为“天下第一大帮”,丐帮CEO不仅以“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闻名天下,更因心系百姓而得到了众多武林人士的爱戴和尊重。那么真...

在白山黑水间战斗14年的东北英雄

东北的抗战历史是和每户家庭息息相关的,东北可谓是全民参战,武装队伍多种多样,战斗时间之长,兵力之多,伤亡之大,是全国之最。抗日义勇军、抗日游击队、人民革命军...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悦读时间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