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嘉靖皇帝逃离紫禁城

导语

嘉靖皇帝的这座新城来说,“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出去”,是否也适用呢?永寿宫在今国图文津馆向南的位置,内阁票本处在左掖门东,西苑当值的阁臣,少不了一番奔波之苦。

U020170418227395381983.jpg
《大明王朝1566》:嘉靖皇帝逃离紫禁城

 

  陈宝国饰演嘉靖皇帝

  说起《大明王朝1566》中一众演技派男神的表演,真是个个都有绝活,个个都有神来之笔,但要说我的最爱,那还得是陈宝国老师演的嘉靖皇帝。剧中几件青衣袍服被他穿得比龙袍还威严,时不时展开双臂在殿内回旋几圈,还真像只孤独的鹤。太监黄锦给他洗脚,说替主子委屈,扬州、苏州、杭州这些好地方,主子竟然一处都没去过。陈宝国老师本来仰着头正享受着扬式搓脚,听了这话,脸还是仰着没动,但眼睑微合,睫毛盖了下来,喉结艰难地动了一下,似乎把一个哽咽给生生地吞了回去。这瞬间的表情包含的情感确实复杂,谁说生在帝王家好呢?

  钱锺书先生的《围城》,用了“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的隐喻,隐喻人生无处不在的困境。但对权力巅峰的紫禁城,这个隐喻也适用吗?嘉靖皇帝从湖北安陆藩邸进入皇城,完全出于一种命运的不可知,对这个权力中心来说,他还是一个“外来者”。但嘉靖帝用不一般的固执与强硬,与大臣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对峙。持续三年之久的大礼议,更让大臣付出血的代价,宣告了皇帝的胜利。嘉靖二十年的宫变,算是嘉靖帝个人生活的大失败,此后,他搬入西苑居住,不再踏入大内,也不再上朝。但这个意外,对嘉靖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那就是逃离紫禁城,成为SOHO一族的好机会。

 

  金鳌玉蝀桥

  试看嘉靖帝在西苑的一系列土木工程,大概可见端倪。西苑的范围,包括了今天中南海、北海公园、国图文津馆这些地方,金鳌玉蝀桥也在其中。既有林木荫蓊之美,又有烟波浩渺之胜,较之紫禁城,无疑显得辽阔而自由,是游猎、骑射的好场所,宣宗、英宗、宪宗、武宗,都喜欢去西苑骑射。但嘉靖皇帝对西苑的兴趣,却是不断地营建宫殿。从嘉靖十年至嘉靖二十年,西苑内陆续兴建的有永寿宫、无逸殿、清馥殿、清虚殿等殿,豳风亭、宝月亭、翠芳亭等亭,又有海神祠、雷坛、雷宫等祠坛(参考单士元先生《明代建筑大事年表》《明北京宫苑图考》)。这些建筑群,从功能上说,覆盖了办公、生活、祠祝、游览等各方面的需要,似乎可以说,嘉靖皇帝一直做着逃离紫禁城的梦想。

  嘉靖帝迁入了西苑的永寿宫,随之,又兴建了大高玄殿、大光明殿、玉熙宫、神应轩等宫殿、亭台。在紫禁城外,嘉靖皇帝为自己建造了另一座城,在这座城里,他相对自由了。不可小瞧西苑与紫禁城的一步之遥,这意味着内阁与皇帝、内阁与群臣、皇帝与群臣诸种关系的变更,以及实际政治运作上的不同。对皇帝来说,首先是不用上朝,作息时间可以自己定了,也不用见那些争论个没完的廷臣;经筵日讲,高头讲章也可撇过一边;嫔妃、儿子这些人,只剩下了责任与厌倦,从此也可以不见。最重要的,在这座他自己作主的新城里,可以一意斋醮、玄修,如果在大内,不知有多少祖制、规训在等着,可能永远不得清静。

 

  入城的代价(粗略示意图)

  对嘉靖皇帝的这座新城来说,“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出去”,是否也适用呢?永寿宫在今国图文津馆向南的位置,内阁票本处在左掖门东,西苑当值的阁臣,少不了一番奔波之苦。比如严讷,兼着吏部尚书的职,每天要先去处理部事,再骑马去往西苑当值,晚上又要撰写青词,“小心谨畏,至成疾久不愈”(《明史》),入城的代价是用健康来换。

  又比如另一位首辅夏言,嘉靖帝下令当值官员只许乘马,但夏言偏要乘一座小腰舆(简易轿子),这引起嘉靖的不快,要知道,严嵩也是八十之后,才得到乘轿的优待。进入西苑斋宫当值,不仅要头戴花环,还要换上轻便柔软的皮帛鞋子,以便祷告跪拜。但夏言认为这不符合臣子的装束,不愿换。城内的人想出去,说的就是这种无法改变自己,又不愿妥协吧。但这等于违反了约定,也失去了入城的意义,夏言因此被严嵩排挤下去,并被愤怒的嘉靖皇帝下令诛杀了。

  另一个从城内逃走的人是高拱。他是因为还没有子嗣,又要在西苑当值,所以就在附近租了房子,将一名妾侍接了住在里面,当值的日子,也可以时时抽空回趟家。他的入城,是在与徐阶关系融洽时,由徐阶引进的,但由于他性格耿直,这耿直有时不免转为鲁莽和愚戆,以致后来与徐阶不能相容。隆庆皇帝登基后,立刻有徐阶的同乡给事中胡应嘉上告,说在嘉靖帝病重时,高拱立刻卷起值班用品,以及本不属于他的一些物品,逃离了西苑值班室。对一位内阁高级成员,这样的描述简直令人难堪与难以置信,但奏疏具在,也为《明史》所采信,真是入城难,出城也难。

  在这座城内,以非凡的意志坚持下来的,只有严嵩与徐阶。严嵩算得上是最精勤的一位,据说他所住西苑值班处为板房,甚是简陋,连续多天当值也不回家更衣沐浴,简直比下乡调研的县干部还要艰苦。加之他的青词也写得好,嘉靖皇帝多年来对他非常满意,下令在他的值班处种植花木,又赐御膳、法酒,尽力改善他的环境与伙食。但他并没有在这座城里笑到最后,因为在外面的权力寻租太过了,终究超过了皇帝所能容忍的底线。这算是一位被驱逐出城的昔日猛将。

 

  国图文津楼(Flickr:Dennis)

  这么看来,徐阶才是最终的坚持者,用坚忍的意志与稍高于众人一筹的谋略,做到了与这座城相始终。嘉靖四十年,永寿宫被火烧毁,嘉靖帝移入玉熙宫居住。玉熙宫的位置正在今日国图文津馆的位置上,所以童鞋们去看书时,可以在庭院中听松风稷稷,顺带感受一下嘉靖皇帝昔日道场的仙灵之气。徐阶还是最能洞察皇帝内心的一位,他提出可以在建造三殿所用的木材中,取其较小者用来重修永寿宫。这个提议既得皇帝欢心,又不致在廷臣中引起大的争议,并且由徐阶的儿子——工部主事徐璠亲自督造,工期非常紧凑,用了不到半年就完工了。而严嵩对这次宫殿的火灾,并没有什么表示,觉得玉熙宫等处也可将就,不必再重修。这一对比,据说直接促使嘉靖帝下决心弃去严嵩。这在心理上完全可以理解,在一位苦心经营的城主看来,严嵩竟然对这座城池的兴废无动于衷,他过去的勤劳怎么都像假的;而徐阶则像一位真正的城中人,对城内的损毁,他像主人一样急于重新修葺,不畏压力与艰苦,一草一木,俱有深情,此之谓也!孰高孰下,也一目了然了。亦可见,攻城容易,守城难,算是严嵩与徐阶之间的胜败之分吧。

  但嘉靖皇帝一殡天,这些修了又修的宫殿,就被隆庆皇帝陆续拆了个精光,城池重归荒寂,所谓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则又是后话。可见这座城,不过是权力更集中的紫禁城罢了,束缚难熬不见得少,也难怪城中人屡屡逃亡。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0

留言

推荐文章
狄仁杰塑造者:一个无法被定义的高罗佩

而且后世描绘狄仁杰断案故事的文学作品也并不多,最有影响的就属《武则天四大奇案》,但该小说也仅在前三十回叙写了狄仁杰在昌平县尹任上判决的三桩奇案,小说中狄仁杰...

“小题目大文章”还原一个真实的黄易

故宫博物院八年前曾举办“故宫藏黄易小蓬莱阁汉魏碑刻特展”及“黄易与金石学”专题研讨会,颇有影响,今年四月。

U020170810288399718552.jpg
解读关于铜镜中的中国历史和文化

考古发现证明,中国在距今4000年前的齐家文化时期,就开始使用青铜镜,经历了商、周、汉、唐、宋、元、明,直到清代中晚期以后,青铜镜才逐步为玻璃镜所取代,退出人们...

U020170810280913859818.jpg
评粉丝锁场电影:小聪明撼动不了大市场

《战狼2》刷新了中国电影的票房记录,同期上映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则创造了中国电影的一个新词:锁场。一般人为好作品掏钱,粉丝为偶像掏钱,不就是这样吗?

往期回顾
t0159ffcf8a158200f5.jpg
李云迪重现"成名之战" 挑战自我边弹奏边指挥

“钢琴王子”李云迪每一次亮相星海音乐厅都会给乐迷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本月31日,李云迪将身兼弹奏和指挥两职、携手产于肖邦故乡的波兰华沙爱乐乐团带来一场肖邦音乐...

t010d021f7195ce9863.jpg
业内人士谈非遗:只投资保护而不产出 非遗难传承

伴随经济快速发展和国民财富累积,人们精神和文化层面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但另一方面,社会日新月异的变革也加速了文化遗产的消亡。如何保护和传承好非物质文化遗产...

《汉字风云会》:很高兴把一档综艺节目做成刚需

“形迹可疑”还是“行迹可疑”?“皇天后土”还是“皇天厚土”?“贸然行事”还是“冒然行事”?从7月13日起每周四在浙江卫视播出的《汉字风云会》,再次掀起“全民汉字...

古代四川多次地震 看先民们防震抗震的智慧

古代四川七级以上地震有过10多次,且看先民们防震抗震的智慧_搜狐文化_搜狐网。

文史新说
世界读书日:关于理想关于未来

人类文化文明的传承过程中,书籍的作用无可替代。读书的话题说不尽道不完,史上留下许多的佳话和名言。如果用一句话总结归纳,不外乎是——关于人生、关于理想、关于未来。

W020170512272481832056.gif
母亲节来了,您如何表达您的爱?

天下谁人无母亲?天下谁人不受母爱?天下谁人不爱母?母爱是最伟大最无私的,是真挚崇高而持久的。

金山寺.gif
不是法海不懂爱!

提到经典传说故事《白蛇传》,浮现眼前的首先是许仙、白素贞和法海和尚。传说最终成就了许仙和白娘子的经典爱情,无辜躺枪的却是法海!

张大千:五百年来第一人

张大千的一生是传奇与平凡的结合,浪漫与古典的交融。他崇尚自我,悠游自在,富于民族精神,具有高风亮节的君子之风;他是我国20世纪美术史上造诣独特的大画家;更是一...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悦读时间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