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虬髯客”与唐太宗的胡子:有虬髯乃是真龙化身?

导语

有趣的是,这一矛盾不但困扰了这部作品的书名,还困扰了历代的画家,从后世画家所画唐太宗像上,我们便可以看到他们在处理“虬髯”时的尴尬。

U020170905464673122762.jpg
“虬髯客”与唐太宗的胡子:有虬髯乃是真龙化身?

  喜欢武侠小说的人或许都有一个常读书目,我认为这个书目中排在第一位的作品应该是《虬髯客传》。它仅有两千馀字的篇幅,却包括如此跌宕奇诡的情节、恢宏开阔的境界,再加上千古艳称的风尘三侠、豪迈不羁的艺术风格,使它成为武侠小说当之无愧的经典,无怪乎当代最受欢迎的三大新派武侠小说家梁羽生、金庸、古龙都不约而同地对这篇作品表示了敬意。

  不过,就是这样一篇作品,其背后却还隐藏着难以解决的悬案,比如它产生的时代、作者以及作品的主旨,就连作品的命名(同时也是主人公的名字)也大有玄机——因为这个名字其实与唐太宗的面貌有关。

  当然,宋代的《豪异秘纂》收录此作时题名为《扶馀国主》,这其实是鲁迅先生所说“妄造书名”、“乱题撰人”的例子罢了,本文不再涉及。

  一、《虬须客传》

  有学者指出,这篇作品的主人公应当叫“虬须客”,所以作品也应该叫做《虬须客传》。这是有道理的。

  首先,我们来看看此作与唐太宗的关系。

  这一点很简单,引一条资料便可证明。程大昌《考古编》卷九说:“《虬须传》言靖得虬须客资助,遂以家力佐太宗起事,此文士滑稽,而人不察耳。又杜诗言‘虬须似太宗’,小说亦辩,人言太宗虬须,须可以挂角弓,是虬须乃太宗矣,而谓虬须授靖以资,使佐太宗,可见其为戏语也。”由此可知,作者极富幻化虚构之才,为了证明“真人之兴,非英雄所冀,况非英雄乎”的主旨,劈空杜撰一个慷慨雄烈的大英雄虬髯客,让他一见“真人”李世民而“心死”,然而,这个大英雄的创造却是就地取材,从李世民分身而来。那么,如果此前文献资料论及李世民均用“虬须”的话,则此传亦当如此。

  其次,再仔细研究一下“髯”和“须”的位置。

  清初文献学家钱曾在其《读书敏求记》中就曾作过如下辩驳:

  杨彦渊《笔录》云:“口上曰髭,颐下曰须,在耳颊旁曰髯,上连发曰鬓。”髯之不混须也明矣。《汉书·朱博传》“奋髯抵几”,《蜀志》“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黄香《责髯奴辞》“离离若缘坡之竹,郁郁若春田之苗”。古人描写髯之修美,并未言其“虬”也。老杜《八哀诗》“虬须似太宗”,《酉阳杂俎》“太宗虬须,常戏张挂弓矢”,《南部新书》“太宗文皇帝虬须上可挂一弓”。盖“虬须”字之有本。若此,今人安得妄改为“虬髯客”乎?

  这个辩驳很有道理。因为根据《说文解字》以来的字书,向来释“髯”为“颊须”。《汉书·高帝纪上》有“美须髯”一句,颜师古注:“在颐曰须,在颊曰髯。”也就是说,下巴上的胡子叫“须”,耳颊下的才叫“髯”。另据《资治通鉴》胡三省注说“虬须,卷须也”。“颊须”要成为“卷须”已自不易,遑论再“张挂弓矢”了,“颐须”才有此可能。

  最后是版本支持。

  文献资料最早提及此传者为唐末人苏鹗,他在《苏氏演义》中说“近代学者作《张虬须传》颇行于世”,由此“张虬须传”可知,苏氏所见,当为“虬须”二字。还有北宋张君房所编《云笈七签》,它收录了杜光庭的《神仙感遇传》,里面便包括了一篇节略自原本的《虬须客》,《云笈七签》为张君房择要辑录其所编《大宋天宫宝藏》者,而后者又是他四处征集经本得来,故其书自有来历,那么唐末人杜光庭见到的也应该是“虬须”。所以,此传早期流传时名称很有可能是《虬须客传》。

  于是,在清代学者之后,饶宗颐先生的《〈虬髯客传〉考》和李剑国先生的《唐五代志怪传奇叙录》也先后指出,此书的正式题名应改回为《虬须客传》,这一说法提出后也得到不少学者的响应,并逐渐在古籍整理及小说史著中开始使用。

  二、《虬髯客传》

  然而,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我们现在使用的名字却是《虬髯客传》。比前文所言的《大宋天宫宝藏》早十几年编成的《太平广记》中收录了这篇作品,题名便是《虬髯客》,出处则署为《虬髯传》。

  那么,或许是《虬须客传》由于某种原因,慢慢演变成了《虬髯客传》,我们可以试着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一是二字字形的相近。

  在字书中,“髯”字有多种写法,事实上,《说文解字》列所篆字的字头若写为楷书便是“”,此外还常常写为“”。比如嘉靖本《三国志演义》修髯子序在署名时这个“髯”字便写为“?”,万卷楼本此序亦如此。这两种写法其实都容易与“须”字的几种写法(如和)混淆。不过,这是说“髯”的写法易与“须”混淆,却并非“须”会误写成“髯”,所以二字相似还应该只是可能混淆的条件,真正的原因应该还是其意义的混一。

  二是“髯”与“须”的混义。

  我们知道这两个字虽然各有其相对固定的指示,但却并非那么截然,如“须”字其实也可以代指所有的胡须,这一点从字书解释“髯”为“颊须”即可知。不过,有的时候,这种情况也可能反过来,即“髯”的意义可以包括“须”。如在最早出现“虬须”一词的《三国志》里,便可以找到一个有趣的例子来讨论,诸葛亮称赞关羽时说:“‘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当与益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羽美须髯,故亮谓之髯。”这里说的是“美须髯”,而诸葛亮却用一个“髯”字代称,可知其涵盖关系。其实,后来的《三国演义》描写关羽也说“身长九尺,髯长二尺”,肯定是包含了“须”在内的——因为无法想象一个人有二尺长的“颊须”却无“颐须”。

  字书还可以提供另外的证据。《广韵》便一方面把属须部的“”置于二十四盐中并引《说文》释云“颊须也”,另一方面却又把“髯”字放在五十五艳中释为“颔毛”,“颔”即“颐”也,则此处释“髯”实为“须”字之义。无独有偶,此后《集韵》又把置于二十三谈,把置于五十五艳,并皆释为“须也”。

  也就是说,在语义的变化中,“髯”慢慢也可以涵盖“须”的意义——就好像在当代已经无人再去细分“髯、须、髭、胡”之区别而统称胡须一样。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称此人为“虬须客”与“虬髯客”都并无不妥(甚至在《说郛》所录《豪异秘纂》本中,还有“一本作‘髭’的校语”)。

  这两个原因是说二字可以互相代替,但并不能证明其一定发生,我认为,如果发生了这种混用,那么音韵应该是值得考虑的因素。

  汉语是非常讲究音韵效果的语言,正如沈约在《宋书·谢灵运传》中说的,好的文章要“五色相宣,八音协畅,由乎玄黄律吕,各适物宜。欲使宫羽相变,低昂互节,若前有浮声,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妙达此旨,始可言文”。不同的字因为有不同的声韵,所以也就体现出不同的效果。有不少人评论过不同韵部的这种不同效果,如清代词论家周济说:“‘东’、‘真’韵宽平,‘支’、‘先’韵细腻,‘鱼’、‘歌’韵缠绵,‘萧’、‘尤’韵感慨,各有声响,莫草草乱用。阳声字多则沉顿,阴声字多则激昂。”

  反观“髯”和“须”二字,在意义上已经可以互相取代,但在音色上却有相当大的差别。从古代音韵学角度来看,二者恰有阴阳之分,而且“髯”是开口呼,“须”为撮口呼;从现代语言学来看就是前者为洪亮级,而后者为细微级。如果想要在这两个字甚至是前文所及的数个表达胡须的字中选一个,能避免柔弱微细的效果,那这个字就只能是“髯”。再从整个词来看,“虬”字已经是柔和级的字了,再加一个细微级的“须”便使得这个名字的力度更弱,而“髯”字的使用则可使此名得符其实。这很可能是此字在漫长的流传过程中由“须”变为“髯”的原因。

  三、从典故来看《虬髯客传》的原名

  以上是仅从两个书名本身来讨论其情理,所论似亦有理据。但我们并未追问此真正的由来,所以仍然不能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其实,若换个角度来观察这一问题,却会得到一个令人惊讶的结论,那就是:作品原始的书名本来就是《虬髯客传》,在后来的流传过程中才变成了“须”。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看看“虬髯”的来历就好理解了。前文已辩唐宋人多知“虬髯”(或“虬须”)实指唐太宗李世民,且有“戏张挂弓矢”的事。这篇传奇使用这个词自然来自于唐太宗,那么唐太宗的“虬髯”又来自哪里呢?

  这有两种可能。

  第一,唐太宗本来就是“虬髯”或“虬须”,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细查正史,并无记载唐太宗有虬髯者。另外,与唐太宗年龄相近并在贞观时任刑部侍郎的著名画家阎立本有一幅《步辇图》(此画学界多定为宋代摹本,参图1),作品对唐太宗面部的描写非常细致。但是我们注意到,在这幅画中,唐太宗基本没有“髯”,只有“须”和“髭”——这与同画中那位须髯如戟的典礼官对比来看就更明显了。当然,中国古代的肖像画并非写真,但却总不至于失真,可以想象,如果唐太宗有浓密的“髯”,虽然作者不满意于唐太宗动辄以“画师阎立本”的名义召唤自己来作画的地位,但应该不敢擅自删去“今上”的“髯”吧。再仔细看一下,画中的须也很正常,并非“虬须”(这一点与后边要提及的几幅“虬须”对比可知)。所以既非“虬髯”,亦非“虬须”,只有两髭上扬,很有神采,倒可称“虬髭”。

 

  图1 唐阎立本《步辇图》局部,画中唐太宗只有嘴唇上的“髭”和下巴上的“须”,脸颊上没有“髯”。

  另外,在南薰殿所藏历代帝王像中,还可以看到一幅题为“徐仲和临阎立本《唐太宗纳谏图》”(图2),如果可以相信这个题署,那就可以将其与《步辇图》作一下对比:面部大体相同,只是在两颊稍微点染了一点“髯”,但也谈不上“虬髯”。其他则大体相同,只是髭不是上扬,而是下垂如八字,连“虬髭”也没有了。

 

  图2 徐仲和临阎立本《唐太宗讷谏图》,画中唐太宗脸颊上的“髯”非常少,也不是“虬髯”。

  第二,这只是一种传说,类似于刘备大耳垂肩、手长过膝之类。而且这一传说其实有其来源,这个来源并非李世民的长相,而是附会神化他的人使用了《史记》中的典故。在《孝武本纪》及《封禅书》中,司马迁记录了齐人公孙卿所讲的黄帝事:

0

留言

推荐文章
1.png
真正的富有

世界上有一种不会凋谢的花朵,那就是微笑。它不分四季,不分南北,只要有人群的地方就会开放。越是纯洁的心灵,越是为其之美。

1.png
岁月如此 刚刚好

秋至酣畅,恰像风景入画,恬恬静静的,清清浅浅的。不是盛夏的疯狂,不是寒冬的凛冽,犹如一场华梦初醒,像一阙轻扬旋律,在目光里荡漾出刚刚好的岁月。

1.png
范成大最经典的8则佳句

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号石湖居士。吴县人。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进士,官至参知政事。晚年退隐苏州石湖,卒谥文穆。工诗,与尤袤、杨万里、陆游齐名,称“中兴四...

1.png
岩井俊二《你好 之华》“本土化”引分歧

岩井俊二来中国拍摄的首部华语电影《你好,之华》11月9日上映,首周末票房过4000万,对一部文艺片来说,还是不错的成绩。

往期回顾
1.png
林黛玉当面揭穿假关心 她却逼贾母2次掰谎

王夫人不喜欢林黛玉是尽人皆知的事,这当然与贾宝玉有关。贾家的主流观点是“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

1.jpg
金庸笔下四大隐世高手:扫地僧竟屈居第三

到金庸的武侠小说,大家都不陌生。“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一生写过15部小说,部部都是经典之作。

1.jpg
一首非常独特的唐诗:看似情诗却不是情诗

爱情是个永恒的话题,甚至有人说,如果不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都算不上完整的一生。估计没有人不想跟爱人白头偕老,但由于各种原因,相爱之人并不能走到最后,含泪...

1.jpg
农村流传下来的经典歇后语 高手总是在民间

草包竖大汉--能吃不能干 指实际没有多大本领。

文史新说
微信截图_20181106160707.png
李白立冬最美诗词:只有4句 一开头就不俗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古代人创作前,都会在心中默念推敲,感觉可以的时候,才会下笔去写,誊写在纸张,李白也是如此。

微信截图_20180929143909.png
太平天国国运之战:两万精锐全部损失殆尽

1864年7月,应曾国藩之请求,忠王李秀成在两江总督府写下了五万余字的《自述书》,对太平天国运动的兴衰成败做了深入分析,并总结出天国的“十大错误”。

微信截图_20180929142020.png
一座南宋小城是如何抵抗蒙古大军长达20年

金庸小说《神雕侠侣》,快到结局时,有个很出名的场面。襄阳城下,宋蒙交兵,蒙古大汗蒙哥愣是让杨过用飞石活活打死,蒙古军顿时溃败,郭、杨等大侠力挽狂澜,暂时保住...

微信截图_20180929134621.png
大诗人王维竟是叛国贼!靠一首诗逃出生天

王维,唐朝中期的著名诗人。我国的中小学语文课本中收录了不少王维的诗词,他的大名仅次于李白、杜甫、白居易,是我国第四著名的唐朝诗人。“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悦读时间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