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悦读

高雅又大众化的茶是怎样走进我们的生活的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05日   文章来源:拾文化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茶,是怎样悄悄走进我们的生活的?

  口干时人们饮茶解渴,疲劳时人们饮茶提神,空闲时人们品茶消闲,烦闷时人们饮茶清心,滞食时人们饮茶去腻。

  中国边疆高寒地区的少数民族更是一日不可缺茶,真可谓“宁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生活中关于茶我们不知有多少话题,茶可谓是雅俗共赏,老少皆宜。

  饮茶既给人们带来生理上的享受,也给人一种精神上的愉悦。由前人细煎慢饮发展而来的出神入化的品饮艺术,已成了人们培养高雅情趣、寄托感情的一种手段,一种生活化的艺术,一种人生的享受,人们从中领略到生活的真趣。

  以茶自省,以茶明志,以茶会友,以茶待客,以茶礼佛,以茶敬祖。茶于无意之中,悄悄融入我们的精神领域。随着岁月的流逝,茶渐渐地成了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

  俗话说:酒壮英雄胆,茶引文人思。其实茶在许多文学家、艺术家眼里已经不只是一杯解渴或者招待客人的普通饮品了,而是逐渐变成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物品。

  饮茶能怡神醒脑,有助文思,因此格外得到文人喜爱。而这份不解之缘,也使得茶文化成为中国人文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于唐朝兴起并在之后得到较大发展的茶文化,同时也体现着中国传统文化丰富、高雅、含蓄的特点。

 

  “文人七件宝,琴棋书画诗酒茶”。从古至今历朝历代著名的文人墨客们,他们不仅酷爱饮茶,而且还经常以诗词达意,在自己的作品中去描写和歌颂茶叶,从而为我们留下了浩如烟海的茶文、茶学、茶画、茶歌、茶戏作品。

  唐朝以来流传下来的茶文、茶诗、茶画、茶歌等,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从形式还是内容,都大大超过了唐以前的任何朝代。饮茶过程既是品味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调节和修养的过程,就是灵魂的净化过程。

 

  扬州八怪之郑板桥——茶之怡情养性

  作为扬州八怪之首的怪才郑板桥,曾经做过十二年的七品官,因为为人清廉刚正,所以终身没有在仕途上有所大的作为。但是一生清雅清贫,也是郑板桥为之骄傲的地方。

  郑板桥喜欢将茶饮与书画相提并论,他认为饮茶的境界,其实与书画创作的境界是相互契合的。还在任的时候,郑板桥曾经画过一幅墨竹图,上面题诗曰:“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作为他创作的重要伴侣,茶见证着这位清廉官员对下层民众的深厚感情。而在郑板桥的创作中,我们也总能够看到他的诗文书画的背后,不时透露出对民情风俗的浓厚兴趣。这种清新的内容,与别致的格调,让郑板桥的身影,隐藏在傲然挺立的竹菊之间,永不消散。 

  爱国诗人陆游——茶以表心

  陆游是南宋著名的爱国诗人,一生留给后人很多脍炙人口的佳作。其中譬如“壮心未与年俱老,死去犹能作鬼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至今还都广为人们所吟诵。

  陆放翁一生曾出仕福州,调任镇江,又入蜀、赴赣,辗转祖国各地,在大好河山中饱尝各处名茶。因此陆游的茶诗情结,也是历代诗人中最突出的一个。

  陆游的茶诗,包括的面很广,从诗中可以看出,他对江南茶叶,尤其是对故乡茶的热爱,已经几乎达到了痴迷的境界。他还自比诗中陆羽,“我是江南桑苎翁,汲泉闲品故园茶。”

 

  陆游在诗中还对宋朝开始流行的“分茶游戏”作了不少的描述。分茶是一种技巧性很强的烹茶游戏,善于此道者,能在茶盏上用水纹和茶沫形成各种图案,所以也就有“水丹青”之说。

  陆游在诗中写道,他常与自己的儿子进行分茶,调剂自己的生活情致。陆游在《临安春雨初霁》一诗中吟道“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诗中表露的闲散和无聊的心境,也间接地反映出在国家多事之秋,爱国志士却被冷落的沉重的社会景象,也反映出南宋王朝的腐败和衰落。

 

  当代文人——茶之文思催化剂

  著名作家鲁迅,也是一位茶的爱好者。鲁迅自弃医从文,就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到如何拯救广大民众的精神上来。而平日里,他经常是一边构思写作,一边悠然品茗。在他客居广州的时候,他就曾经这样赞叹到:“广州的茶清香可口,一杯在手,可以和朋友作半日谈。”

  因此,当年广州陶陶居、陆园、北园等茶居,都曾经留有鲁迅寻茶品茶的足迹。对品茶,鲁迅还有一套自己独到的见解:“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首先就必须练功夫,其次是练出来的特别感觉。”

 

  著名文人郭沫若不仅爱茶,而且还称得上是一位品茶行家,对中国名茶的色、香、味、形及历史典故很熟悉。1964年,他到湖南长沙品饮高桥茶叶试验站新创制的名茶——高桥银峰,大为赞赏,挥毫写下了《初饮高桥银峰》诗: “芙蓉国里产新茶,九嶷香风阜万家。肯让湖州夸紫笋,愿同双井斗红纱。脑如冰雪心如火,舌不怠来眼不花。协力免教天下醉,三闾无用独醒嗟。”

 

  作家秦牧的故乡广东澄海县属潮汕地区,当地“功夫茶”的习俗名播中外。环境所致,他从小接触功夫茶,也练就了一身过硬的辨茶功夫。1967年夏至1970年秋,当时任羊城晚报副总编的秦牧与广州各报总编一起,被集中在广州一座干校接受审查,“老总们”都有饮茶习惯,有一天大家突发奇想,要对各自所带茶叶评出高低,结果一致推举了秦牧为评茶师。秦牧还写有《故乡茶事甲天下》等茶散文,广为传诵。

 

  当代著名作家叶君健从年轻时起就爱好饮茶,在重庆大学教书时,常与友人去茶馆喝茶聊天,而且他特别喜欢品四川的沱茶。他说:“中国美好的东西太多,茶是其中突出的一种。它既高雅,又大众化。中国人的生活,除柴、米、油、盐、酱、醋以外,还必须有茶。”

(责任编辑:梦月)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