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讲坛

欧洲缘何遍布500万土耳其侨民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21日   文章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图片 

  近日土耳其与荷兰的外交纠纷引发全球关注,土耳其政府为“保送”4月16日土耳其“修宪公投”顺利过关,派出大批部长穿梭欧洲国家出席土耳其侨民的“造势集会”,引发部分东道主国家不满。这跟土耳其在欧洲有大批侨民有很大关系。

  “到德国去”

  2013年土耳其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其国内人口总数是7493万,而在欧洲各国的土耳其侨民总人口就高达500万左右,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数字。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不得不提到1961年,西德大批引进土耳其“客工”。

  二战后德国被割裂为西德和东德,并分别在美、苏大力扶持下,自上世纪50年代中期后步入高速恢复与发展期。但到了60年代初,两个德国分别遭遇了发展瓶颈:由于战争的损耗,德国人口和劳动力数量大减。在这种情况下,东德通过“社会主义大家庭”从北越和印尼引进了急需的劳力,而西德则远没有那么方便,他们需要通过市场和国与国间的劳务合作协议,来解决这些问题。

  当时以社民党为主组成的政府,看中了和德国有传统友好关系、二战中又因置身事外未伤元气的土耳其。1961年10月30日,西德和土耳其两国政府签署了《联邦德国-土耳其劳动力招聘协议》。当时西德政府很担心这些“客工”扎根西德带来社会隐患,因此特别规定了几条限制措施,如“客工”不能带家属和配偶,只能单身打工;合同两年一签,期满必须回国,哪怕雇主愿意续签,“客工”也要先回到土耳其,再签约返回。

  当时西德并非仅和土耳其一国签署了这样的协议,意大利、希腊、西班牙等国家也和西德签订了类似协议。但当时上述几国要么自己也进入劳动力需求高峰(如西班牙),要么劳动力成本不低(如意大利),要么本身受到战争损耗也很严重(如希腊),其国内劳动力对这份协议兴趣不大,唯有农村贫困人口和过剩劳力成堆的土耳其,其国内棒劳力趋之若鹜。据介绍,当时劳务中介在土耳其人口爆炸的安纳托利亚地区竖立了巨幅广告,图文并茂地鼓动人们“到德国去,两年后带着买大众车和盖二层小楼的钱回来”,第一期7000名的“客工”名额很快填满,满怀发家致富憧憬的土耳其小伙子们挤上满满登登、一周两班的伊斯坦布尔-慕尼黑“客工专列”,踏上了去西德淘金的旅程。

  “把‘客工’挤回去”

  然而当时西德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每小时2.28马克,这个标准很低,德国人不屑去做,自然都留给了土耳其“客工”。可光靠这点收入,是不可能实现“两年买房买车”的理想的,于是绝大多数“客工”到期后不愿回去。而西德雇主对“既便宜又肯干”的土耳其“客工”也颇为满意,愿意帮他们“做手脚”,西德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认为这种现象对西德经济有利,也睁一眼闭一眼。这样一来,本应“有来有去”的土耳其“客工”变成“有来无去”。而“致富效应”让更多土耳其人踏上“客工”旅途,当时报道称,1968年后“客工专列”从原来的一周两班变成一天一班,数以十万计的土耳其人就这样源源涌入了西德。据统计,依据德土两国之间签订的招聘协议,移民西德的土耳其籍劳工总数在当时超过了82.5万。

  这种现象终于引发了西德朝野的紧张。尽管社民党是当初“客工政策”的推动者,但到70年代初,社民党籍总理勃兰特却开始紧张了,“我们有必要深思熟虑一下,我们社会对土耳其‘客工’的接受能力,是否已达到极限”。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国家动用“石油武器”对付支持以色列的西方,造成二战后、金融危机前西方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西德工业和就业市场遭受重创,劳动力需求锐减,勃兰特趁机推动西德政府通过新法案,终止了和土耳其的劳务协定,此后更一再通过诸如“禁止双重国籍”等法案,试图把土耳其“客工”挤回去,但“政策的不配套让这步棋成了臭棋”。

  原来西德人误以为“客工政策”取消,土耳其侨民问题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于是放宽了对侨民家属探亲的限制。虽然相当一部分“客工”的确离开了西德,但留下的“客工”却“一家团聚”,在当地落地生根。对“双重国籍”的限制让许多土耳其侨民家属、子女乐得保留土耳其国籍,却享受西德福利,而土耳其侨民社区的膨胀,又滋生了相应的服务、配套需求,吸附了被工厂“赶出来”的土耳其劳力,且让土耳其侨民社区进入“自循环状态”。

  “西德问题”变“欧洲问题”

  更要命的是,此时欧洲一体化已开始起步,欧共体成立,许多“客工”从西德流入原本土耳其侨民不多的邻国,如荷兰、法国、奥地利和瑞士,而这些国家对此更加措手不及。土耳其侨民问题从“西德问题”变成了“欧洲问题”。

  1980年9月,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这一阶段来西德的土耳其人大多被看成政治难民。这一新的移民潮引发了西德社会仇外情绪增长。在这一背景下,西德施密特政府开始着手实施一些促进外籍劳工返乡的政策。到了科尔时代,西德政府更是大举“推动”土耳其移民离开西德。科尔说,“有必要将德国境内的土耳其人人数减少一半”。他还说,来自欧洲和东南亚的移民都不构成问题,但土耳其人来自一种非常不同的文化。科尔政府开出大量优厚条件鼓励土耳其人回乡,如发放遣散费、支付退休金等,但只有大约10万土耳其人返回故乡。

  1993年11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生效,欧盟正式诞生,申根体系确立,欧盟国家间的“内边界”取消管制,从西德“客工”起家的欧洲土耳其侨民社区从地下走到地面。如今生活在西德的土耳其人已经进入第四代移民阶段。但土耳其仍不是欧盟国家,且加入欧盟可能性很小,因此土耳其侨民的国籍问题依然存在,这也在客观上巩固了海外最大土耳其选民群体的地位,并成为诸如“荷兰事件”这类摩擦的温床。

  白文静 陈潭(据《环球时报》)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文史新说:范仲淹三次贬官却被朋友点赞》  

《文史新说:涨姿势 007、中情局的鼻祖原来在这里!》  

《文史新说:晏子要做顶天立地伟丈夫》  

《文史新说:穿越古代去买房》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