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讲坛

北洋猛士徐树铮一歌成谶

发布日期:2017年04月21日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图片 

  北洋政府的几十年,大概是中国近代史上中国北方政治、军事最混乱的时期。这样的乱世,很容易给雄才大略头角峥嵘的人一展身手的机会,徐树铮就是中间一个杰出的人物。

  北洋猛士

  徐树铮,字又铮,出身安徽萧县一个贫寒之家。自幼聪颖过人,有神童之称。少有大志,1901年弃文就武到济南上书山东巡抚袁世凯,未得赏识。后机缘巧合结识了段祺瑞,一见之下,相互倾心。自此,一生追随段合肥(段祺瑞,合肥籍,故称段合肥)左右。1905年由段保送至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就学。学成回国,先后任段祺瑞军事参谋、总参谋、陆军部次长、西北筹边使,国务院秘书长等职,被北洋政府封为上将。徐树铮虽然曾有短暂时期,随段氏下野,蛰伏过几年,但十多年间,徐氏一直位居要津,在北洋政府里,叱咤风云。在群雄纷起的北洋军阀中纵横捭阖,是段祺瑞的皖系军阀中的灵魂人物。徐氏在军事、政治上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军阀混战中运筹帷幄。他很有纵横家的气概,除了周旋于北洋军阀的漩涡中外,也和孙中山的国民党来往。徐有极强才干,但过于骄狂,善于权谋,矜才使气,为人刚愎自用,遇事跋扈。也正因为此,政敌和仇人都很多。

  徐树铮被称为“北洋猛士”,短短四十多年的生涯精彩纷呈,参与并左右了北洋政府时期很多重大事件,功过很不易评价。其一生荦荦大端者计有:

  武昌起义初起,革命军和清廷的军队两军对垒。其时,清军的数量和装备远好于革命军,如奋举南下,直扑武昌,后果不堪设想。此时,忽有段祺瑞领头的四十二个清军将领,发了一通“主张共和”的电报,清廷顿时失去挣扎的勇气,溥仪很快决定退位。这份“主张共和”的电报,就是出自徐树铮之手;

  袁世凯洪宪称帝,徐树铮上书规劝,并说服段祺瑞称病,不予合作。

  张勋复辟,段祺瑞马场誓师,再造共和,是由徐树铮联络和运动军队,组成讨逆军,说服日本公使,得以取得在天津的行军自由,最终驱逐辫子军,扑灭了这场复辟。

  辛亥革命后,国内政局动乱不堪,无力顾及边境,外蒙在苏俄的唆使下宣布独立自治。十月革命期间的混乱,让苏俄失掉了对外蒙古的控制,当时日本人野心勃勃,也觊觎外蒙古,企图建立一个在日本控制下的“大蒙古国”。其时徐树铮被北洋政府任命为“西北筹边史”,他殚精竭虑,细心谋略,利用蒙古王公和活佛的矛盾,分化,怀柔,又组织军队,重兵震慑。费时数月,终于让外蒙古撤销自治,重回中国版图。

  外蒙归化后,徐氏又悉心经营,建立军队,开发矿藏,组织农耕,兴办教育。徐氏此举,深得国人称颂,孙中山甚至把徐氏比作现代的班超和傅介子。

  一歌成谶

  民国十四年十一月徐氏自国外考察归来,和孙传芳一起去南通访张謇,宾主极相得,徐氏于酒酣耳热之际,击节高歌“大江东去”。是年12月29日,徐氏从北京坐火车南下,在廊坊车站被冯玉祥设计狙杀,年仅45岁。

  关于徐氏被害的原因,众说纷纭。普遍认为是冯玉祥为了给被徐树铮下令杀害的舅父陆建章报仇。对徐氏的死,笃信佛教的段祺瑞认为是冤冤相报的轮回,也没有积极去追索凶手。徐氏遇难后,张謇有挽联:

  语谶无端,听大江东去歌残,忽然感流不尽英雄血;

  边才正亟,叹蒲海西顾事大,从何处更得此龙虎人。

  极沉痛,惺惺相惜之意溢于言表。徐氏这样的人物,在那个强邻虎视,战乱频仍的年代无疑是乱世之雄才,前途不可限量,而中年即死于军阀相争,实在让人为之扼腕。

  徐氏虽是一介武夫,于文化却非常老派。他有极好的旧学功底。下野期间,潜心读书,并写了一本几十万字的论政大书《建国诠真》,日本人很重视这本书,有几种译本行世。徐文采风流,诗词古文都擅长,和当时老辈著名文人多有交往,如张謇、林纾等。徐氏酷爱昆曲,能自辑曲谱,上台票戏。徐氏于诗词,也是出色当行。早年用戎马书生在报纸上发表的诗作,慨当以慷,气魄雄浑。像这一首:

  永定门楼高百寻,

  书生慷慨一登临。

  纵横尽带三边气,

  咫尺宁忘万里心。

  鸦背苍茫斜照薄,

  马蹄蹀躞暮烟深。

  眼前突兀竟飞去,

  漫洒忧时泪满襟。

  徐氏的词作则婉约温籍,若不胜情,很难想象是出自一个手握重兵的军阀之手。

  台湾商务印书馆曾出版《徐树铮先生文集年谱合刊》。这本书由徐树铮的三子徐道邻编述。前半部分是徐树铮的文集,内容包括诗词文章和部分政论文字。可惜的是,被人盛赞的徐氏在报章上的“四六”通电文字,则删削未收。书的后半部分收了徐氏弃世后的神道碑、墓志铭和家传,由当时政界实权人物段祺瑞,学者柯劭忞、王晋卿撰写,对徐氏一生给予极高的评价。

  儿子曾控告冯玉祥

  徐氏有一妻三妾,其中有一妾是徐氏在其母去世时服丧期间所纳,这在当时可谓惊世骇俗,也可看出徐氏做事不拘礼法,不随流俗。徐道邻是徐氏三子,留德学法律,回国后服务于国民党政府,1938年出任意大利使馆代办(1925年徐树铮考察意大利时,和墨索里尼非常投契,谈成了一笔军火买卖,故有此渊源)。他是徐氏子女中最有出息的。徐道邻有《中国法制史论略》一书,言简意赅,条理分明。抗战时期,蒋氏授意文胆陈布雷写的那篇引起极大争议的文章《敌乎,友乎?》是用徐道邻的名字发表的。抗战胜利后,徐道邻向法院控告冯玉祥杀父之罪,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徐道邻也明白这样做不会有实际的结果,按当时情势,蒋是不想也不能开罪老冯的。但徐的这一做法,毕竟直接向世人指明了幕后凶手的真身。

  近年出版的《方桂与我五十五年》的作者徐樱是徐树铮的长女,可能徐树铮被害时作者年龄尚小,这本书中有关徐树铮的资料非常之少。最近比较活跃的艺术史专家徐小虎是徐树铮的孙女,徐道邻的女儿。有次她接受采访,说:乃祖只带了一部兵书和一只竹箫就轻松地收复了外蒙,让其取消自治,近于信口开河了。

《凯风智见:范仲淹“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凯风智见:朱纨之死与嘉靖海禁实相》  

《文史新说:范仲淹三次贬官却被朋友点赞》  

《文史新说:涨姿势 007、中情局的鼻祖原来在这里!》  

《文史新说:晏子要做顶天立地伟丈夫》  

《文史新说:穿越古代去买房》  

《文史新说:那个被宋朝士大夫们推崇备至的“格君者”陆贽》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