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讲坛

双枪女杰陆天兰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1日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   作者:黎德荣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陆天兰生于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六马山槽的弄染寨子,她少年时代,正是贵州军阀混战时期。为了防身自卫,她就跟大哥陆吉光、二哥陆瑞光练习骑马打枪,年长日久,练就了双手都能使枪的本领,而且枪法很准,后来人们称她为“双枪老太婆”。

  20 世纪 20 年代,六马山槽遭到军阀的蹂蹄,乐纪的王碧征、弄染的陆吉光和板乐的王仲芳就揭竿起义。王碧征、陆吉光等均遭军阀杀害,连陆吉光的父亲陆品山(亦是陆瑞光、陆天兰的父亲)也被抓到镇宁杀害,王仲芳也吃过多次败仗。为了有力地抗拒军阀官府的拉扶抓兵、派款要粮、抢牛夺马、杀人放火等罪恶行径,陆、王两家结为秦晋,王仲芳的四弟王绩贵娶陆瑞光的八妹陆天兰为妻。从此,两家合作,兵力壮大。陆瑞光还联合卢云奇(布依族)、王禹先和曾云清,攻进镇宁和紫云县城,打富济贫,有力地打击了军阀官府的反动气焰。陆、卢、王、曾便成了有名的“四大天王”。可是军阀官府鬼计多端,施用调虎离山之计,先以一纸委任状,封陆瑞光为镇宁、关岭和紫云三县的保安司令,再令陆带人去平坝领取枪支弹药,并调遣伏兵加以围剿。在这次反围剿战斗中,牺牲了许多弟兄,陆瑞光身受重伤,陆天兰的丈夫王绩贵壮烈献身。军阀又搞反间计,派人到板乐挑唆王仲芳,说陆瑞光在平坝不顾弟兄死活,致使王绩贵丧命,从而引起王仲芳的误会,导致陆、王两家曾有一段时间不睦。

  1935 年 4 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经过六马山槽,陆瑞光与红三军团首长彭德怀、杨尚昆订立反蒋协定,六马各族农民反抗军阀官府的士气更加高涨。吴忠信主黔政时,就把六马划为“通匪区”,年年派兵征剿,多次血洗六马山槽。1937 年初将陆瑞光、卢云奇等抓至贵阳杀害。 1941 年 1 月,又抓王仲芳到贵阳杀害,并查抄了陆、王两家的家产。

  陆天兰嫁到王家后,既称王陆氏、也称王四太,亲兄、夫兄和丈夫被杀害后,就与女儿王由珠、儿子王由仁相依为命。面对家破人亡、亲人相继遇难的严酷现实,她心里无限悲愤。她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含辛茹苦,日夜操劳,盼望儿女们继承先辈的遗志,报仇雪恨。

  儿女们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儿子王由仁、侄子王由植在外地求学期间,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走上了革命道路;女儿王由珠在花江读书时,得到老师陈汉民(中共安顺县工委委员)的教诲,进步很快,后来又到贵阳达德学校求学,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筑光音乐会”和“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成为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的积极分子。王陆氏看到子女们不断成长,深感欣慰,愁眉舒展,纺纱织布之余,取出兄长遗下的两支手枪练射,心想有朝一日要继续扛起六马山槽各族人民抗日反蒋的大旗。

  1942 年春,中共党员傅以平、陈汉民根据党组织的部署,将准备在六马山槽建立抗日反蒋游击武装的任务交给了布依族青年王由植。王由植与他的四婶娘陆天兰商谈,她欣然同意。因为陆天兰是陆家的姑娘、王家的媳妇,在陆、王两家都有很高的威信,所以,陆天兰接受这个任务后,陆瑞光、王仲芳的旧部纷纷来归。是年秋,王由植向陈汉民汇报工作进展情况后,陈汉民向他传达了中共贵州省工委秦天真的指示,要注意斗争策略,为避免敌人注目,队伍不用番号,时机成熟即可行动。

  陆天兰与陆瑞光、王仲芳的旧属黄福树、韦良兴、王文叔、王文清、罗登才、罗光成等商议,把埋藏在地下的枪弹取出来。当年负伤在六马的红军战士凌仁忠也毅然参加,为游击武装出谋献策。陆天兰为了团结六马山槽更多的人共同对敌,她跋山涉水,不管风雨寒暑,到各村寨串联,终于把群众发动起来了。1942 年冬,六马山槽这支抗日反蒋农民武装在板腰村召开骨干会议,参加会议的有陆天兰、黄福树、韦良兴、王文叔、杨高祥、王文清、马廷坤、罗光成等十多人(除杨高祥是苗族外,全是布依族),宣布成立六马农民抗日反蒋武装司令部,推选陆天兰为司令,黄福树、韦良兴为副司令,遵照党的“队伍不用番号”的指示,把这支武装编为三大路十二小路,骨干们分别担任各路的领队人;会上制订了军事行动计划,讨论了人枪弹药、粮食物资以及队伍的纪律,还决定争取外援策应,除掉六马内患和攻打国民党关岭县政府等事宜。

  骨干会议之后,陆天兰即派罗光成、杨高祥到贞丰县与王由凯、范纯武联系,韦良兴到望漠县与王小书等联系,王文叔到镇宁县和紫云县与王国清、吴国文等联系。各地农民武装首领都认为陆天兰的主张很好,纷纷响应,共同起义,互相策应。

  在六马山槽内部,按照原定计划,要拔掉板乐和乐运联保办事处这两个钉子。1943 年 3 月 16 日,农民武装借贵州板乐小学开学典礼,联保办事处主任左宪章要发表讲话之机,陆天兰在凌晨即布置人在学校周围的密林中埋伏。左宪章讲完话,发现密林中人影晃动,即抽身逃跑。潜伏在联保办事处内部的农民武装队员黄福喜眼明手快,一枪将他击毙。校园顿时大乱。此时陆天兰骑马到来,向群众和师生宣布这是为民除害,只杀左宪章一人。群众见到陆天兰和农民武装,很快便镇静下来,说是王四太来了,不用怕。就这样,板乐联保办事处被捣毁了,缴枪十多支。陆天兰带领农民队伍马不停蹄,当晚由板乐直奔乐运,包围乐运联保办事处,于次日凌晨开始进攻,经过一场激战,攻破办事处,主任雷永光被击毙,歼敌 20 余人,缴枪 12 支。两战告捷,既鼓舞了农民武装的士气,又清除了六马山槽的内患,为攻打关岭县国民党政府奠定了基础。

  陆天兰又派罗锦章带人枪到贞丰与王由凯、范纯武等策应配合,取得攻打贞丰的胜利。这段时间,兴仁、望漠、册亨等地农民也举行暴动。3 月 20 日拂晓,六马农民武装王文叔带领的第二路已先到达花江,从花江中学处发起进攻,因其余两路人马未到,且关岭县国民党政府已早有准备,双方战斗激烈,农民队伍中罗老桥见敌人的一挺机枪火力很猛,阻挡着前进的道路,他即匍匐前进,想夺取那挺机枪,刚一跃起,颈部即中一弹,跟罗老桥一起前进的另一人也中弹牺牲。直到这时其他两路人马仍未到,如果继续硬冲,将会招致更大伤亡。王文叔只好下令撤退。王由凯带第三路到达时,第二路已撤,第一路仍未到。因遭到敌人阻击,队员向几珍负伤,王由凯下令撤退。陆天兰在板阳得知情况后,为了减少伤亡,即下令三路队伍均全部撤退。虽然这次攻打关岭县政府的计划没有实现,却震惊了国民党当局。

  陆天兰在板阳布置农民武装占据有利山头,以防敌人进剿。果不出所料,1943 年 4 月,贵州省保安一团来了,被陆天兰指挥的农民武装打得丢盔弃甲,狼狈逃窜。

  贵州省第三区行署兼保安司令公署蔡专员得报保安一团进剿失败,即从省城派来装备精良的保安四团和六团。农民队伍虽然地形熟悉,依仗山林优势与敌人周旋,但因弹药失济,经过喜利、纳坎、龙广、破岩和板乐几次战斗后,只好隐蔽山林。从此,保安团、保警队在六马和募役地区驻剿,数十个村寨被掳掠烧杀,马廷贵、王由奎、梁国才、梁国斌等骨干和一些无辜群众被杀害,副司令黄福树被抓至镇宁杀害,保安团还悬尝一百块银洋捉拿陆天兰。陆天兰安排骨干分别隐蔽,群众转移进山林,自己带着罗登才、罗泽斌和梁秋花(女,布依族)由坝草渡北盘江到贞丰县的陇踏村。陆天兰会见女儿王由珠和女婿龙裕信时,无比悲愤。为了安全,龙裕信又将陆天兰送到兴仁县一个偏僻乡村住下来。保安团的追兵赶至北盘江畔时,不仅没见陆天兰的踪影,还挨了埋伏在山林中农民队伍的枪子,便倒拖着枪,回报林大队长,谎称陆天兰这个“双枪老太婆”凶得很,要求大队长多派人去进剿。从此,“双枪老太婆”威名大震。

  陆天兰在兴仁县农村期间,依然手摇纺车,脚踏织布机。1947 年,邱崇杰从中原突围回到贵州,与地下党取得联系,在六马组织游击队。陆天兰得知侄儿王由植是负责人之后,即转回六马,积极投入游击队的组建工作。这时,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原来的骨干韦良兴、黄福英、王周华、王文叔、梁裕全、王廷坤(苗族)等也相继露面参加了游击队。根据党的指示,这支队伍取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罗盘区盘北游击第七支队”,王由植和王由仁任正副支队长,陆天兰也是领导成员之一。

  陆天兰带领部队历尽艰险,付出了毕生精力,迎来了 1949 年的解放。革命胜利了,她也苍老了,但她从未索取过什么报酬,依然是手摇纺车,脚踏织布机,过着平凡而又平静的生活。不幸的是在十年动乱中,这位为革命作出贡献却未享受功名利禄的老人,也未能幸免于难,被“造反派”遣送板乐“劳动改造”。风烛残年的老人,怎经得起这样的政治迫害和体力摧残?在风刀雪剑严相逼的景况下,1971 年逝世于板乐,终年 70 岁。

  《文史天地》1996 年 6 期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