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讲坛

布依将军韦杵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1日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   作者:汛河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韦杵,原名明俊,字天培,1883 年出生于安龙县钱相乡一布依族农家。少年时家境贫寒,得外祖父鼎力支持在乡间私塾就读,后入兴义府城(今安龙县)景氏塾馆攻读。光绪二十八年(1902 年),韦杵自带干粮,身着布衣脚穿草鞋,步行到湖南长沙考入湖南师范学校;受维新变法思想影响,学习尤为勤奋。光绪三十一年(1905 年)学成回到安龙,应聘在兴义府高等小学堂任教。任职不久,即被一些歧视少数民族的纨绔子弟在校门写白条诬蔑攻击,于是,愤然辞去教职回家。当时,韦杵深感当局政治腐败,社会黑暗,少数民族备受欺凌,心中愤愤不平,决心投军从戎。

  宣统元年(1909 年),韦许一身布衣赴云南昆明,白天替人拉车运货,夜晚宿于古庙破寺。一天,他到筇竹寺闲游,见寺中韦陀塑像威武无比,即驻足冥思,浮想联翩,传说中的那韦陀将军手执金刚杵,专事降妖伏魔,正暗合自己志向,于是便把自己韦明俊之名改为韦杵,天培之字改为降魔,意在立誓除掉世上的一切妖魔鬼怪。不久,韦杵参加了云南新军,充当马夫、伙夫、士兵。次年(1910 年)考入云南讲武学堂特别班。

  韦杵参加了蔡锷领导的辛亥重九起义。之后,参加护国之役,随军入川作战。先后在护国军第三梯团顾品珍部任排、连、营长。接着又参加护法战争。

  民国九年(1920 年)韦杵升任顾品珍部第三混成旅第六团团长。民国十一年(1922 年),唐继尧指使吴学显袭杀顾品珍后,韦杵率部辗转到达广西柳州,奉孙中山令,与桂军沈鸿英、刘震寰等部在大湟江会盟,誓师东下征讨陈炯明,捍卫大元帅府,保卫广东革命根据地。由于战功卓著,韦杵升任旅长,驻军韶关。

  民国十五年(1926 年),韦杵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第八师第三十二团团长,率部北伐,直抵湖南醴陵。后又,东进参加南昌合围,经过艰苦激烈的战斗,占领了南昌。部队整编,韦杵升任第九师师长,继而又升任第三军副军长,进驻玉山一带。

  韦杵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之代表,对蒋介石独裁尤为反感。民国十六年(1927 年)初,朱德到南昌任军官教导团团长。韦杵与朱德同是云南讲武堂同窗,交情笃厚,往来密切。“八一”南昌起义时,中共前敌委员会任命韦杵为第九军军长,朱德为副军长,时韦杵在九江养伤,未能到九军任职。南昌起义后,韦杵仍驻军玉山县,消极对待蒋介石的命令,屡次与方志敏、邵式平率领的红军作战,总是战败,而且丢了不少枪械,但人员无多大伤亡,时人暗感惊奇。

  民国二十二年(1933 年),蔡廷锴、蒋光鼐、陈铭枢等酝酿建立抗日反蒋政府,韦杵与周志群、卢兴邦参加了在福建南平举行的会议。是年 11 月,韦杵率二十八师从赣南进驻南平,旋即赴福州参加蔡廷锴、李济深等主持召开的“中华共和国人民政府”成立大会。不久,参加“闽变”的一些将领先后倒戈,韦杵坚决支持人民政府,指挥所部在龙溪口阻击刘和鼎之进攻达半月之久。福建政府失败后,韦杵率部撤至福州,其上司金汉鼎率警卫营追至,向韦杵出示蒋介石“就地正法”之手令,让韦杵化名赵善成在随从保护下乘船抵达上海,住进法租界。韦杵在上海四处寻觅造枪器械、物色造枪技术工人。器械和技工寻觅妥后,又历尽周折,躲过蒋介石特务多次的追杀,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 年)辗转回到贵州望谟板陈乡王海平处。当时,王海平拥有一支反抗反动政府的武装力量,保护一方平安,因此在布依族地区颇有威望。韦杵携造枪器械和技工的到来,使王海平喜出望外,一边热情欢迎韦杵,一边积极着手建立板陈兵工厂,制造枪支弹药。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4 月,因当时政府腐败,土匪猖獗,安龙县土绅联名函请韦杵回安龙县维持地方治安。5 月,韦杵离开板陈回到安龙,随即成立治安委员会,他被推举为主任,继又组织城防自卫队。在韦杵的潜心治理下,社会秩序井然,出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景象。当时,安龙县城内街道极其脏乱,畜粪、垃圾遍地,韦杵又倡导并组织学生、士兵成立“晨呼队”。每天拂晓,晨呼队员们即沿街敲门催促居民起床,打扫室内外环境卫生,数月如一日,从不间断,县城卫生面貌焕然一新,人人叹服。韦杵还提倡人人要讲文明礼貌,忠义报国,常宣讲“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以励大众。韦杵还很关心教育,在治理社会秩序的同时,他与本县土绅商议,将公租、庙租提成,以其一半用于提高教师薪金,一半用于添置教学设备。此举得到广泛支持,得以施行。一时,安龙县教育事业振兴,学风丕变,众口皆碑。

  民国二十五年(1936 年),云南省主席龙云派人到安龙县迎请韦杵赴昆明共事。到昆明后,龙云任命他为剿匪军第二路总指挥部军训处少将副处长,不久。改任滇黔绥靖公署干部大队少将大队长。1937 年“七七”事变后,韦杵任五十八军新十二师副师长兼旅长,参加湖北崇阳大沙坪战役,之后调回昆明继续从事军事训练工作,全力培养军事人才。韦杵为人厚道,生活朴素,严于律己,不计得失。与下属、士兵友善,常以“整齐清洁简单朴素”诲人,自己也身体力行,深得大家爱戴。后来,韦杵退出军界,主持贵州旅昆同乡会办的黔灵中学,直至 1949 年。1950 年朱德总司令电邀他赴京任职,他复电说自己年近古稀,不想进京。因此,他即就地任云南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1951 年病逝于昆明,享年 68 岁。

  韦杵的老家桥马寨与笔者老家坡敖寨相距五公里,系远房亲戚。记得我在孩提时,韦杵将军解甲归田的那些年,他常到我家和伯父家做客。他每次来,只见一进朝门后,便将手杖一丢,脱掉布衣对襟衫,穿件背心,在院坝里两手着地,双脚朝天,先作个倒竖晴蜓姿势,然后进行“鸡走路”

  (双手着地代脚走路),显得十分精神。有一次,由于我很惊奇他的这种“武功”,便纵使我那心爱的小花狗去咬他,人未咬着,却被父亲狠狠骂了一顿。韦杵将军平易近人,勤劳俭朴。在他解甲归田的那几年,于安龙县城内置了一栋三间瓦房居住,除每天拂晓参加“晨呼队”催促城内居民早起和打扫卫生外,成天一身布衣,在屋后园里种植瓜果蔬菜。记得他种的番茄(安龙人称酸茄果)又大又红,可以生吃;种出的玉米棒子如水牛角大小。我和父亲到城里他家做客,他总是摘来大红番茄给我生吃,搬下嫩玉米棒子给我烧吃,并摸着我的“锅铲”头发幽默地说:“我给你这些好吃的东西,以后别再放狗咬我哟。”

  韦杵将军还写得一手好字,那年,安龙县海庄村庄姓一位老人(与韦将军家亦是亲戚)80 寿诞时,他写了“松柏长青”的一块长 2 米、宽 0.8 米的木质匾额相赠,其笔锋刚劲有力,有如其人。如今,这块匾仍悬挂在庄氏神龛的横眉上。他的书法自成一格,当时上至县里官绅,下至乡中百姓,都喜欢求取他的墨迹,特别是喜欢他写的对联。据笔者的二兄讲,韦杵将军曾给笔者之伯父家写过几副春联,其中一联是:“苛捐重,杂税多,今年比去年难过;军阀恶,官僚虐,人类与兽类偕居。”有一次,笔者之二兄等几位青年向他求墨迹,他略一思考后,拿出一张大纸,书了一个苍劝的“燕”字,大家看了不解其意,请他赐教。他笑笑说:“这个字的内容很多,叫‘蒋介石丢兵弃将,北洋军阀两边分离,吴佩孚丧尽天良,熊克武办事无能。’你们说是不是?”可见韦杵将军对当时时局之愤懑。

  《文史天地》1996 年 6 期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