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讲坛

黄埔之英——蔡光举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1日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   作者:饶天锦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被誉为“黄埔之英,民族之雄”的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学期学生、第一次东征中黄埔教导第一团第三营党代表、淡水攻城敢死队队长蔡光举,是贵州省遵义市人。自幼秉赋聪颖,深得父母的喜爱。刚满 5 岁即送进一家私垫读书。在他家附近还有一所学堂,堂长是曾经留学日本、回国后在贵阳加入中国同盟会领导的贵州自治学社的成员张图芝。蔡光举常去学堂玩耍,听了不少孙中山革命的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便勾画了“孙中山伟大”的形象。

  1919 年五四运动的消息传到了遵义,几百学生聚集在陈公祠开会响应。其时已就读于遵义四年制旧制中学的蔡光举,异常激动,他手举小旗,在游行的学生队伍中高喊“还我青岛!”“打倒卖国贼!”

  1921 年,北大毕业生陈公亮出任遵义四年制旧制中学校长,他主张看新书,写白话文,同时提出了改进教学的一些措施。然而他的主张和措施,却受到部分思想守旧的老师反对,并暗中指使十几名学生在课堂上起哄,导致了学校停课。

  蔡光举极为愤慨,邀约几位同学去陈校长宿舍。一是安慰,二是表白:“决意去旧从新,退出学校,跟随陈校长到其他地方去!”陈校长十分赏识蔡光举,便保荐他转学到贵阳模范中学续读。

  蔡光举在贵阳读书期间,各地军阀混战不休。捐税负担一天比一天重,老百姓常年在兵荒马乱中度过。

  “国难家衰,我应该怎么办?”蔡光举在叹息,在苦苦思索。他从严酷的现实生活中开始醒悟,以往自认为国家衰败落后的原因,主要是教育不兴,未免过于幼稚而迂腐,他决定走出贵州,去寻求一条报国之途。

  1923 年,蔡光举就读于厦门大学理科。以期学成兴办实业,报效国家。蔡光举最终明白:不打到帝国列强,不废除不平等条约,不打到军阀,中国不可能统一,民族工业也无从发展。要挽救危亡的中国,必须致力于革命。他在与家乡的同学刘甸蓬通信中,这样写道:“我之入学,不过暂作充实耳,一俟有真正革命组织召唤,决当弃文就武,以实际行动报效祖国。”

  1924 年 1 月 20 日至 30 日,国民党在广州举行了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期间,孙中山亲自主持通过了成立“陆军军官学校”的决议。随即着手筹备,向各省分配招生名额。

  蔡光举听到消息无比兴奋,他在致友人的信中说道:“革命不成功,国家不强盛,百姓不得安居乐业,吾辈学子,徒坐寒窗,有奚益哉!”于是,决意投笔从戎,报考陆军军官学校。经预选和复试,他以优异的成绩正式录为军校第一期学生,编入第三队学习。

  6 月 16 日,黄埔军校正式举行开学典礼。蔡光举清晨起床后,认真整理着装,和全校师生员工一起,整队去校前码头迎接孙中山总理及夫人宋庆龄。这一天对他来说,是极不平常的日子,孙中山在大礼堂作了一个多小时的讲演,使他茅塞顿开,受益匪浅。他告诫自己,遵照孙中山总理的训示:“我们要把革命做成功,便要从今天起立一个志愿,一生一世,都不存升官发财的心理,只知道做救国救民的事世。”这以后,他更加坚定了为国为民,当好革命军人的决心。

  黄埔学校的课程是很多的,军事、政治,每天排得很满,紧张严格的学习和生活,更加磨炼了蔡光举的意志。由于他刻苦努力,成绩突出,廖仲恺夸他“入校以来,异常勤奋”,校领导也非常器重他,任命他为教导团第三营党代表。

  1924 年 11 月 8 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毕业。蔡光举被留校从事政治工作。次年初,经学校教官推荐,校领导批准,决定送他去苏联留学深造。然而,正当他办理手续准备起程的时候,发生了陈炯明叛变。

  广东革命政府决定粤、湘、桂各军和黄埔学生军的两个教导团,组成东征联军,以粤军总司令许宗智为东征联军总司令,举行第一次东征,讨伐陈炯明。早对军阀割据称王恨之入骨的蔡光举,深感自己有责任保卫广东革命政府,他当即提出暂缓赴苏留学,请愿奔赴战场,东征杀敌。黄埔军校领导同意了他的请战要求,委派他接任教导二团三营党代表。

  1925 年 2 月 1 日,东征联军挥师东进,开始了第一次东征。东征军分三路挺进,右路军为黄埔学生军和许祟智的粤军,经广九路出淡水、平山、海陆丰,直攻潮汕;左路军为杨希闵的滇军,经河源,老陆,进攻五华、兴宁;中路为刘震寰的桂军,直攻陈炯明老巢惠州。

  东征途中,蔡光举和政治工作人员一起,除了做好军队内部的政治工作,还深入到百姓中去演说,并宣告群众:一、不蛮横无理强拉夫役,虽有时雇用夫役,也必须给予相当工资,二、公买公卖,买一切物件,完全交付现金,决不赊欠和短少;三、不用军用票;四、切实保障人民生命财产……

  石龙一带的老百姓,目睹黄埔军校学生军绝无旧军队欺压百姓的恶习,主动与学生军贸易,帮助运输。

  2 月 14 日上午,东征军右路逼近淡水。先是粤军攻城,敌势不支,溃退城中,固守待援。黄埔学生军立即配合粤军合围,战至天晚,敌军在城周彻夜抛掷火球竹筒,形成一道火墙,粤军和黄埔学生军难以靠近,只得离城墙脚 30 米处筑阵地,另谋良策。为不贻误战机,决定从黄埔学生军中挑选敢死队员组成敢死队,强攻淡水城。两个教导团的官兵纷纷报名参加,蔡光举主动要求担任敢死队队长,率队杀敌,得到批准。

  2 月 15 日下午 6 时,敢死队奉命攻城,蔡光举身先士卒,奋勇当先,率队冒着密集的弹雨,一口气就冲到距城墙数十米的地方。他身中数弹,仍一手捂住伤口,指挥敢死队爬城墙冲进城内。当学友蒋先云去扶他时,他急切地说:“先云,赶快为我医治,逆贼正待我去痛杀!”敢死队员和攻城的士兵,为他这种精神鼓舞,个个英勇奋战,于当晚八时攻下淡水城。

  蔡光举被扶下战场后,立即进行包扎,并由黄埔第二期第五队学生护送回广州医治。医务人员进行了三四个小时紧张的手术抢救,无奈伤口恶化,失血过多,17 日凌晨去世,年仅 22 岁。

  《建国粤军月刊》于当年第三期撰文介绍了蔡光举的事迹,题为:《蔡光举殉党详情及其事略》。现摘要录于后:

  党立陆军军官学校教导团第三营党代表蔡光举君,因扑攻淡水,受伤身死。并据廖仲恺君口述蔡光举事略,及当日扑攻淡水受伤情形特志如下:蔡同志为贵州遵义县人,现年 22 岁,毕业于贵州省立中学,后即升学厦门大学,在理科一年级修业,其入大学之目的,实抱实业救国志愿。……及后默察吾国情势,因了然吾国受不平等条约所束缚,经济状况,固无从发展。国际地位,亦自衰落。即外人管理关税一端,已为倡言实业救国者之致命伤。同时国内军阀据地争雄,与帝国主义因缘为患,驯至内政不修,遍地土匪,此又足为倡言实业救国者灰心齿冷。故认定欲救中国,非赖一般热血青年,致力革命,无以解放军阀及帝国主义之二重压迫。……因决心转学陆军学校。……入校以来,异常勤奋,旋修业期满,为第一期毕业生,曾任第一总队政治部秘书见习,迭在黄埔本校及北校场分校从事政治工作,为时月余,后以教导团第二团第三营营党代表他调,即以之调充,就任之日。便出发前方。……由石龙沿铁路而上龙冈,而淡水,查先军校学生而围攻淡水者,有第二师,经围攻 2 日未下。及蒋校长至,决用强攻方法,并限死攻克,因挑选敢死队扑城。蔡同志以党代表率领队员,扒城先登,计 15 日下午 6 时开始攻击,8 时乃下,不过历 2 小时,可知军校学生之勇敢矣。不幸蔡同志于占领淡水时,便为弹穿过肠脏,伤势甚重。……据医生言伤部经过已 16 小时,内部腐败,……即决定剖治,奈伤势过重,割治无效。旋于是夕 1 时去世。

  《文史天地》1994 年 3 期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