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讲坛

民国“斧头帮”帮主五次策划刺杀蒋介石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微博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陈成觉得这是天赐良机,为了绝对准确,他想,等这个秃头再走近些,我争取一枪叫秃头开花。不料这时从树丛里突然钻出了一个人,此人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往陈成的隐身之处而来。

   

  王亚樵(前排中间)及其得力手下们(资料图)

  本文摘自《“斧头帮”帮主王亚樵传》,作者:西尔枭, 文化艺术出版社

  王亚樵,是令人胆战心惊的“斧头帮”帮主。民国许多惊天要案皆出自他手。五次策划刺杀蒋介石,把日军驻华最高司令官白川义则送上西天,被称为“民国第一杀手”。

  1931年6月14日上午,阳光明媚,山色叠翠,装扮成游客的杀手陈成,正坐在太乙峰下的一株古树下耐心等待杀机。忽然,他看到不远处崎岖的山路上,蒋介石正坐在一副滑竿上,悠闲十足地往山下太乙村方向而来。由于地势险峻,山路崎岖,虽有一个庞大的卫队跟着,但拥在蒋介石身边的卫士则只有六七个人。就这六七个人,在有些路段,也不得不散开来,依次成蛇行状而过,这就使蒋介石的身体不断地暴露出来。

  陈成觉得这是天赐良机,为了绝对准确,他想,等这个秃头再走近些,我争取一枪叫秃头开花。不料这时从树丛里突然钻出了一个人,此人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往陈成的隐身之处而来。

  原来,王亚瑛和刘小莲到庐山后,取出枪支埋在太乙峰前的竹林中,将火腿丢在附近。蒋介石的侦探在巡逻时,发现被丢弃的火腿,从中判断出有人夹带东西上山,或是炸药,或是武器,或是微型电台,总之,十分可疑。因此,蒋有行动时,卫队总是分成明、暗两个部分,除了蒋手边的人员,还有数十人在树林里暗中巡逻。

  陈成见自己眼看就要暴露了,只好豁了出去。他从隐蔽处跳出,若他继续隐蔽,别人也未必能发现。这时他多少还有些不够沉着———跳到路旁举枪便打。由于不是计划内射击角度,而且时间仓促,不得从容,枪击未中。  

  一枪未中,陈成还想开枪,蒋介石训练有素的卫士已经飞奔上前用身体护住他,并同时向陈成开火。陈成根本无法还手,身中数弹,倒地身亡。从树丛里出来的那个卫士恐陈成还未死,又走上前对准他的脑袋开了两枪。

  几个卫士将陈成身上的所有衣服都解开,仔仔细细地搜索一遍,除发现手枪外,别无他物。卫士向蒋介石报告后,蒋介石心中认真排查一遍敌手,谁都有可能刺杀他,但谁又都没有可能刺杀他,到底是谁拿不准,他的敌手太多了,要杀他的人也太多了。

  “把他深埋掉,不要声张,权当无事。”当天,蒋介石就打电话找到戴笠,让他侦探是谁所为。戴笠一直在寻找,没有结果。

  庐山刺蒋未成,王亚樵把希望寄托在了南京的行动组身上。

  南京行动组是由郑抱真带领的。他们一行四人住在余立奎的仙鹤街住宅内,伺机刺蒋。

  蒋介石从庐山回南京后,出入更加小心。6月25日,蒋介石从庐山归来后已一个星期。来自全国各地的请愿的学生依然聚在南京,不愿散去。蒋介石在滔天的怒骂声中,只好答应在中央军校礼堂接见部分学生代表和新闻记者,并发表演说。

  此时,郑抱真等四位杀手和负责总联络的王亚樵之妻王亚瑛都混了进去。

  由于里面戒备森严,主席台又离人群有一段距离,王亚瑛觉得刺杀成功的可能性极小,就把头上戴着的白色太阳帽拿了下来,放作胸前。

  王亚瑛是负责总联络的,她去掉帽子,就是告诉郑抱真等人“暂缓行动”,郑抱真等人只好停止行动。

  “九·一八”后,全国反蒋呼声日高,蒋介石在12月25日的国民党四届一中全会上被迫二次下野。王亚樵只好抽回了南京的人马。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湖一亭)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