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讲坛

古庙留存的那页记忆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文章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叶延滨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图片 

  眼前是一池波光荡漾的湖水,湖面不算宽阔,因为四周的高山环抱着它。所以,我们站在山坡上,能清晰地看到这高山湖泊的边缘。四周的高山,湖边的坝子田野,构成奇妙美景。说这湖不算大,走一圈也有百十里路。望山跑死马,在高原这句话一定要记住。因为高原抬高了我们的视线,所以看得更远;因为高原的空气更加清澈,所以远处的风光好像就在面前。连那天空的云也格外地美丽,高山气流多变,云的姿态也丰富而多变,而且轮廓分明。

  和同行人相比,我不一样。他们是初来的客人,而我是重返少年的时光,我的学校就在这座大庙里。现在大庙修葺一新,进门要收十元钱门票。而我在这所大庙读书的时候,大庙破败得只剩下几个泥菩萨了。山脚下的西昌专科学校办起了附属中学,没有校舍,就把我们这近二百个初中一年级的孩子,送进了大庙,坐在菩萨的旁边读书。

  我曾写过一篇叫《老庙》的文章,这座老庙让我记住了一段饥饿的岁月。此刻,站在这油漆一新的山门外,我似乎感到一阵饥饿的疼痛。

  记得一个下午,我和两位同学被指派协助食堂管理员去城里拉一车粮食回来。从学校到城里有十五里路,人力板车空车去,一人拉两人坐,不累。回来时拉上三四百斤大米,管理员在中间,叫做架辕,我们各在一侧帮助拉,累倒也罢了,就是饿得慌。傍晚回到学校,一人一碗菜汤,比平时稠,有菜叶了。主食是煮玉米粒,一个人四勺。打饭的大师傅后给我打,打第四勺时落下去几粒,师傅又给我添了小半勺,大概就二三十粒吧。大师傅把碗递到我手里的时候,同行的那位同学突然放声大哭,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问他怎么了?他半天才说:“我为什么少了半勺!”委屈得直抽搐。也许今天的人听了会觉得太小气了,但那天管理员很认真地调查了此事,他用一杆小秤,把两只碗里的玉米分别称了。大师傅手真准,两碗玉米竟然差不多一样重!那位同学这才心理平衡。在饥饿成为每个人每天最强烈感受的时候,半勺玉米让一个男孩嚎啕大哭是所有人认为十分正常的事情。那时所有的学生都在学校吃饭,八个人一桌,每天值班的同学负责分饭,分饭的工具是一杆自己做的小秤,像中药房抓药,把米饭分进八只形状各异的碗里。这是一件很严肃的工作,如果一个人当值之时分饭不公,耍了小聪明多占了别人的便宜,这是最大的事情,他会没有朋友:“这个人连分饭都要搞鬼!”

  饥饿让人变得小气,也变得没有了尊严。这是一件让我回忆起来都要脸红的事情。大概是过国庆了,山下的专科学校领导上山来看望学校里的老师,带了几斤肉、干海带和一些干菜。那天中午老师第一次不和我们一起在大食堂打饭,而是在小会议室聚餐。也就是三桌人,每桌有一碗肉,几碗菜,主食是一碗米饭。今天看来,这是太正常的小聚会了,过节嘛,领导来慰问嘛。但那天的情形完全出人意料。所有的同学都不去食堂了,都围住小会议室,里三层外三层。没有人召集,把所有学生吸引到这里来的是肉香味!是进了学校就没有闻到过的肉味!都是十二三岁的孩子,闻到这肉味就傻傻地站在那里。1960年的国庆,在我一生中都不会忘记,从老师的会议室里飘出来的肉味。大家静静站着,一分钟又一分钟过去了。会议室里的老师没有一个人动筷子,会议室外的孩子没有一个人说话。空气都凝固了。最后是一位女教师忍不住了,她哭着从会议室跑出来,打破了这场安静的“骚动”。

  这就是我的初级中学,一座古庙给我的记忆。今天我站在这修整一新的“名胜古迹”面前,青山在后,碧水在前,而记忆就像面前湖水下的鱼,重新游进了我的生活,让我再一次成为一个坐在泥菩萨旁读书的孩子。他眼前的青山绿水都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在看从窗缝里投进来的那缕阳光。那阳光再挪两寸,就可以吃午餐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责任编辑:青兰)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