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影视乐舞

《大清盐商》:最后一部历史剧

发布日期:2017年10月30日   文章来源:孔鲤的书林斋   作者:杨文山
[打印本页] 【字体大小:

  显要比2017年这两部剧更胜一筹,但它不可避免地「寂寞开无主」。

  2014年对于国产历史剧是个分水岭。10月6日,刘和平编剧的《北平无战事》播出,唱响中国「经典历史剧」最后的挽歌。尽管曲高和寡,该剧赶上「一剧四星」末班车,并且凭借文本的艺术性和题材的话题性在互联网上引发热烈讨论。而12月31日在央八播出的《大清盐商》却没有这样的运气,在时代洪流中完全被淹没了。

 

  2015年,《琅琊榜》的走红为网络IP影视「正剧化」开辟了一条新路,而2017年《军师联盟》则尝试为历史正剧打通一条通向当下生活情境的便道。《琅琊榜》和《军师联盟》殊途同归,都在正剧和IP、严肃和流行之间取中间值。于是,国产「新历史剧」就这样诞生了。

  歌德说:「我曾领略一种高尚的情怀,我至今不能忘却,这是我的烦恼。」我愿为「经典历史剧」最后的遗珠——《大清盐商》招魂。

  一大清帝国1776

  《大清盐商》的开篇就用两页字幕设定了全剧的时空关系:时间——1776年(乾隆41年);空间:美国、英国,大小金川、热河、扬州。1776年,美国发表《独立宣言》正式从英国独立,而在英国瓦特改良蒸汽机开启工业革命的序幕,对于大清帝国,1776看上去只是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从一个不起眼的年份对一个古老帝国进行解剖,这种方式在西方汉学界比较流行,最著名的当然是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但《万历十五年》说的是明朝那些事,和乾隆朝有关的类似史学著作自然是孔飞力的《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事实上,「叫魂案」一定程度上被化用为《大清盐商》的素材:市井谣言造成盐价攀升,引发盐商之间的商战。但从创作时间来讲,这个设计也有可能受2011年日本核辐射引发中国「抢盐」风波影响。

  《大清盐商》主要把三个历史事件揉在了一起:两淮盐引案(1768)、平定大小金川(1776)、乾隆第六次下江南(1780)。其中,还有隐性的一个历史事件:马戛尔尼使团访华(1793)。在剧中,扬州和京师两条线并驾齐驱,前一半时间京城的戏都是乾隆接见外国传教士,对中西文化、器物进行「品鉴」,甚至有蒸汽机——这在马戛尔尼使团访华之前是不可能出现的。

 

  对于历史剧来讲,重要的是对历史精神的拿捏到位,而不是所谓的具体「史实准确」。为了戏剧需要,将不处于同一时空的历史事件建立因果逻辑关系,这并不算多大的问题。

  需要留意的是,编剧南柯读博士期间研究的是中国经济思想史,因而《大清盐商》的史论方面会有带有一点点「学究气」。当你观剧时,联想到《万历十五年》《叫魂》《停滞的帝国》等学术著作的论点时,这一点也不奇怪。

  在剧中,乾隆「洋乐也听了,洋菜也吃了,不过如此」。面对当时世界最先进的生产工具,乾隆则认为:「连马力都省了,人力岂不是更省,人力都省了,百姓岂不是会懈怠,闲下来会生非,饱暖思淫欲啊。」剧中通过画外音总结:「在乾隆眼里,我中华天朝上国,梯航毕集,洋人这些奇技淫巧,不过是班门弄斧。」

 

  历史上,乾隆给马戛尔尼使团带给英王乔治三世的回信写道:「其实天朝德威远被,万国亲王,种种贵重之物,梯航毕集,无所不有。」天朝上国的优越感让大清国错失了工业革命的历史机遇,这是这部剧几处闲笔所要表达的。但相比起外部条件,《大清盐商》更加侧重挖掘的全球化背景下大清国的盛世危机。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大清盐商》主要通过「两淮盐引案」来剖析中央集权制度下复杂的政商关系。从微观的角度来讲,这部剧塑造了以徽州盐商江春为原型的魅力人物汪朝宗,对「以布衣结交天子」的民间传说进行了演义。以乾隆作为视角,这部剧是「大清帝国1776」,换成汪朝宗的角度,《大清盐商》就是「扬州画舫录」(清代笔记小说,被称为「扬州百科全书」)。

  《大清盐商》其实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扬州盐商》,但如此一来这部剧的地域性限制不利于全国发行,就像《大义秦商》改名为《那年花开月正圆》一个道理。但在这部剧中,扬州元素可谓填充十足。从「扬州八怪」到「扬州瘦马」,从瘦西湖从到五亭桥,从徽班昆曲到淮扬菜……建筑、园林、书画、服饰、饮食、戏曲、漕运应有尽有。

  泰勒·考恩在《商业文化礼赞》一书,转引文艺复兴时的人文主义者波焦·布拉乔利尼的话谈论商业行为和艺术创作的关系:「没有贪婪之心就会缺少辉煌,缺少高雅,缺少装饰,就没有人去修建教堂和柱廊;所有艺术活动就会停下来……贪婪之人常常为他们的城市增光添彩。」

  「豆蔻词工,青楼梦好。」

  《大清盐商》正是再现了扬州这个销金窟建立在纸醉金迷之上的中国人最雅致的生活。除了再现盛世繁华,该剧浓郁的扬州元素,还在于它本身地方文化旅游宣传的属性。《大清盐商》由扬州市政府牵头,资方为分别是:江苏省文化产业集团、扬州瘦西湖旅游发展集团、江苏省盐业集团。

  也因此,我们看到剧中对瘦西湖、五亭桥、「一夜用盐堆起一座白塔」进行了煞费苦心的植入,瘦西湖的外景更是数不胜数。但必须指数的是,这种旅游宣传的元素并没有过多伤害该剧的艺术水准,相反令人对「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心驰神往。

  《大清盐商》是文化旅游与影视创作相结合的优秀个案。鉴于历史正剧现在主要主要是地方政府在买单,它还具有一定示范作用。君不见,张黎挂名的《沧海丝路》是广西响应「一带一路」,刘和平新剧《北斗南箕之歌》写的是北魏孝文帝改革,被题材涉及的大同市和洛阳市同时相中。

  二 乾隆的「合法性焦虑」

  虽然《大清盐商》的编剧为南柯,导演为韩晓军,但该剧的质感很明显受到另外两位人物影响:艺术总监张黎,总策划盛和煜。张黎是《雍正王朝》艺术总监,他和盛和煜则合作了《走向共和》,这两部剧是国产历史剧的两座高峰。可以确定的是,张黎和盛和煜都深度参与了《大清盐商》。

  从历史刻度来看,《大清盐商》夹在《雍正王朝》与《走向共和》之间。盛和煜和张黎的介入,不自觉让它在表达上成为两部剧的承上启下之作。《大清盐商》承接《雍正王朝》,两部戏都在讲清朝统治者的「政治合法性焦虑」,只不过在侧重点上略有不同。

  《雍正王朝》对历史上不受文人待见的「暴君」雍正进行了翻案,连主题歌里都唱到「一心要江山图治垂青史,也难说身后骂名滚滚来」。说到雍正的「政治合法性」,不管是剧中表现的孤臣孽子、兢兢业业,还是「空谈误国,实干兴邦」,似乎都不及大结局的字幕更具说服力:「据记:新帝登基国库存银已超过五千万两,而人们不能忘记的是十三年前雍正皇帝登基之初,大清国库全部存银不足七百万两。」

  这是一种类似「GDP崇拜」的政绩观,在《雍正王朝》播出当年这股思潮相当具有诱惑力。但到了今天,即便是《人民的名义》中的达康书记,只「守护GDP」也是要受到批评的。

(责任编辑:浮点)

0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