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返回顶部

凯风智见:礼物的炮灰——春秋战国的刺客们

发布日期:2016年09月13日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李治国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新西兰当地毛利人有一种信念,人与人之间的礼物之中暗藏一种叫做“豪”的精灵,它会折磨礼物的接受人,如果他不能按时等价的回礼,在“豪”的魔力下,这个人会生病。事情听起来似乎挺玄,这其实是人类学中著名的礼物理论:当馈赠给对方礼物时,接受礼物的一方,表面上得到好处,实际上却部分丧失了自己的自主性,接受的礼物越贵重,丧失的自主性越多。用中国俗话就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早在等级森严的春秋战国,一些上层权贵便深谙此道,他们通过物质精神两个层面的高额礼物笼络有能力的平民,这些平民身体精神被世代压迫、践踏,哪里承受的了如此昂贵的礼物,关键时刻只能让自己成为权力道路上的炮灰,而刺客就是典型的例子。

  先秦时期有三位著名的刺客,专诸、聂政、荆轲,都用生命践行了这套理论。权贵们都是先毫不吝啬的厚待刺客,等到刺客受恩深重,无以为报时,只能奉献出自己最后的生命。吴国的专诸是个普通百姓,一次和人打架很有气势,没想到被老婆一叫,便撤了。恰好从楚国逃亡来的伍子胥看到这个场景。伍子胥看到专诸身体强壮是个勇士,于是便与他结交。后来推荐给野心勃勃的吴国公子光。公子光认为当时吴国国君该是自己,而不是吴王僚。公子光发现专诸是个能力超群的人,具备优质炮灰的潜质,便重礼结交,要钱给钱,要房给房。时机终于来了,吴王僚的两个儿子在与楚国的战争中被围困,国内人心惶惶。专诸牌炮灰该正式出场了。关键时刻,专诸却突然提高了价码,他向公子光说道:“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幼子。”公子光何等聪明,立即加大砝码:“我的身体,就是你的身体,你的母子,就是我的母子。你儿子我一定会封他做大官。”对于专诸而言,一个普通百姓世世代代也难有出头之日,舍得自己的牺牲,换取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也是值得。于是专诸接受了刺杀的任务。吴王僚接受公子光的邀请,来家里赴宴。专诸假扮成做鱼的厨师,将“鱼肠宝剑”放在鱼肚里。上菜的时候,公子光借口脚疼,躲进密室。专诸抽出“鱼肠剑”,一剑刺穿吴王僚的三层铁甲,吴王僚当场毙命。而专诸的最终命运是,被吴王僚的警卫,蜂拥而上,砍成肉泥。公子光借此登上了吴国的王位,他也履行了自己的承诺,专诸的儿子被封为上卿,上卿类似于丞相级别的高官。这个事件中,专诸用生命换来子孙的出人头地,公子光登上王位,公子光和专诸都是明白人,可以说是各取所需。

   

  相对专诸而言,聂政是天真款的炮灰。他本来是个贫苦的屠夫,因为武功高强,被韩国失意下野官员严仲子看中。严仲子与韩国王族韩傀有仇,到处寻找刺客为自己血恨,聂政是一个极其合适的人选。为了让聂政给自己卖命,严仲子平时经常请聂政吃饭,在聂政母亲过生日的时候,更献上黄金两千两做为贺礼,其价值大致相当于今天的两千八百万人民币,可谓一笔巨款。没想到聂磊是个要面子的人,坚决拒绝。既然物质不行,严仲子便来精神的,满足聂政的各种自尊心,与聂政结为好友,经常一起玩乐。聂政母亲病逝,严仲子出重金将聂母风光大葬,甚至能拉下脸来,屈尊以儿子的礼仪参与葬礼全过程,并陪着聂政为其母亲守孝三年。为了让聂政免除后顾之忧,严仲子还帮助他姐姐嫁了好婆家。严仲子是韩国的大官,身份异常尊贵,居然能对一个出身如此低贱的屠夫这样破格礼遇,聂政在物质精神礼物方面接受的太多,现既然已经心无牵挂,该为自己的好朋友以命相报了。于是聂政孤身一人,带剑潜入韩国。此时严仲子的仇人韩傀已是韩国国相。一天,韩傀正在家中坐着,身边护卫森严。聂政视死如归,突然冲上台阶,一剑刺死韩傀,接着杀死了数十名护卫,但是仍然逃不掉了。由此聂政的容貌和姐姐相似,担心牵连姐姐,聂政割掉自己的面皮后自杀。“士为知己者死”的典故便是来源于此。聂政所收获的财富自然无法和专诸比拟,或许在他的心里真的把严仲子当知己。可以确定,严仲子眼里,聂政不是他的知己。否则,因为自己的私人恩怨,让自己的知己好友去送死,实在于理不通。所谓的“义”不过是权贵忽悠的套路。聂政死后,被韩国悬赏认尸,他生前挂念的姐姐,不怕危险,前来相认,悲伤过度,死在聂政的尸旁,可谓人生间悲剧。

   

  最值得一提的刺客是荆轲,他充分阐释了什么叫刺客炮灰的完美案例。燕太子丹曾经在秦国做人质,经常被秦王嬴政欺辱,后来好不容易逃回燕国。嬴政统一六国在即,面对国仇家恨,太子丹决心孤注一掷,派人刺杀嬴政。荆轲成为绝佳人选。荆轲不是燕国人,他是卫国人的没落贵族,一没金钱,二没尊严,经常被人羞辱。荆轲在榆次与盖聂讨论剑术,结果盖聂对他怒目而视,荆轲没有反抗,自己走了。再派人去请,荆轲已悄悄离开榆次。还有一次,荆轲与鲁句践争论搏击的套路,鲁句践发怒斥责荆轲,荆轲再次默默无言的逃走,再不与鲁句践相见。荆轲曾经缺少的,被太子丹极其充分的满足。为了让荆轲死心塌地的去当炮灰,太子丹下了血本。一方面给面子:第一次迎接荆轲的时候,太子丹亲自当司机驾着马车,把最尊贵的位置留给荆轲坐。太子丹还经常与荆轲一个桌上吃饭,一张床上睡觉。国家未来的最高领导人这样做,给了极大的面子。

   

  另一方面给货真价实的里子:荆轲有个奇怪的爱好,喜欢用小石块,砸池塘里乌龟壳,在砰砰的声音中感悟人生。太子丹为了让荆轲开心,派人送来一筐筐的黄金,让荆轲用纯金块砸乌龟壳。蓝色的水、绿色的龟壳,黄色的金块,的确让人迷醉。当荆轲把金块快扔完了,太子丹立即派人又送来成筐的金子,意思是敞开扔,不用担心钱。终于,荆轲拒绝再送金子了,他解释说:“不继续扔金子砸乌龟,不是为了给太子丹省钱,是因为金子扔的太多,胳膊疼的不行,扔不了了。”一次,荆轲与太子丹一起骑一匹千里马,荆轲随口说:“听说千里马的肝味道鲜美”。太子丹立即命人杀马进肝,让荆轲品尝。还有一次,太子丹与荆轲在华阳台喝酒。太子丹送出一个擅长弹琴的美女。荆轲说:“好会弹琴的人啊。”太子丹琢磨荆轲是个穷光棍,应该对美女有兴趣。于是要把这个美女送给他,没想到荆轲观察美女的角度特别,他说:“我只喜欢美女的纤纤玉手。”为了让荆轲开心,太子丹立即让人把美女的一双手砍下,放在玉盘子里送给荆轲。

  如此厚重的礼遇,荆轲自己也承受不了,不得不彻底放弃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终于他主动对太子说:“我与太子相识有三年了,而太子对我非常好,黄金投龟,千里马肝,美人好手,盛在玉盘。即使是庸俗的人,也愿意奉献自己的力量,投效犬马之劳。现在我经常在太子身边,听说烈士之气节,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只是看用在什么地方。太子让我做什么吧。”在太子丹厚重的恩惠下,荆轲完全物化成为礼物的奴隶,刺杀秦王嬴政的工具,用生命来报答太子丹的礼遇,是他的宿命。荆轲或许曾经犹豫过,他拖延了五个月的时间,没有上路。太子丹担心荆轲反悔,自己的前期投资白花了,直接质问荆轲:“现在秦军已经灭掉赵国,兵发燕国,事情已经紧迫,即使我想再好好的招待你,恐怕也没时间了。”荆轲说:“即使太子不说,我也想开始行动了。”太子丹昂贵的礼物,荆轲没有能量拒绝了,即使大家都知前方是条直通死亡的道路。后面的事情,耳熟能详了,行刺失败,荆轲被虐杀,以生命抵偿了太子丹给予他的众多恩惠。

  长久的历史评论,对这些刺客大多是正面。比如司马迁就评价道:“这是义举,不违背自己的志向,应该名垂后世。”或许对于权贵而言,这样的炮灰越多越好吧。清朝的蒲松龄在名著《聊斋志异》中刻画了一个叫田七郎的人物,深刻阐明了这一点。故事是这样的,辽阳人武承休梦见神人告知他将有大祸临头,只有依靠一个叫做田七郎的人,消灾解难。田七郎是当地一个穷猎人。武承休想方设法多给田七郎钱,超出价格卖虎皮,趁着睡着换新衣等等招数都用了,可一一被拒绝。田七郎母亲的一段话非常经典:“接受别人信任的人,有义务帮对方分担忧愁;接受别人恩惠的人,有责任帮对方解决困难。有钱的人给予钱财,贫穷的人只能以“义”相报。没有缘故而接受大笔的财富,是不祥之兆,最终穷人恐怕只能以自己的生命报答对方的恩情了。”即使田七郎的母亲认识如此通透,最终也没有让自己的儿子逃脱命运的安排。田七郎因为争夺猎物,失手打死了人。武承休花重金买通了官府和死者家人,救下了田七郎。此时,田七郎母亲的话同样深刻:“儿子,你现在的生命是武公子给的,不是我所能继续爱惜的了。我只能祈祷武公子一生无灾无难。”老太太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如果武承休有灾祸发生,那么田七郎只能用生命来报恩。也就是说,田七郎的生命是属于武承休的。不久,武承休得罪当朝权贵,惨遭横祸,田七郎以自己生命的代价杀掉了武承休的仇人。有人认为这是二人友谊的体现,笔者更相信田七郎不得不去献身的被迫与无奈。

  印度学者拉赫贾写过一本书《礼物的砒霜》,记载了印度种姓之间的一个特殊风俗。每年的一个固定日子,高级种姓的人会给低级的贱民送礼物,且不允许贱民回赠礼物。其中的逻辑就是,让贱民们在一年的其他时间,更安心的接受自己低贱的地位。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同样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

 

   声明:凯风文化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智见往期《清初亲王吴克善的“女人路线”》 

            《大明1572 河运、海运与国家命运》 

             《丑闻、偏见与女医生》 

             《慈禧唯一一段可能被证实的畸缘》 

             《先让官人贵起来》 

             《亦真亦幻朱厚照》 

              《天马与蚕-开辟丝路的异域传说 

              《回不了家的清朝公主》 

              《清朝那些不省心的蒙古驸马》 

              《难以禁绝的明代科场舞弊》 

              《两大“影帝”飚戏成就清代满蒙联盟》 

 

(责任编辑:)

评论

W020151217330563385473.jpg

作者简介:李治国 山东省宁津县人,内蒙古大学讲师,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博士,主攻清代边疆民族史,承担国家清史工程《礼制·宾礼》的撰写。

扫描二维码,用微信看凯风智见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